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不会画画万年摸鱼党XD‖入的坑:
undetale,怪诞小镇,Minecraft,全职高手,盗墓笔记,龙族,九州,阳炎,无头,全职猎人。

……我被屏蔽了什么????我都没在这儿开过车????

       发张选修课时候的摸鱼,然后,癫狂地写作业和背单词…….
       为什么以前的老师都是“大学就轻松了”的论调(沉思)……憋信,我高中同学们学高数到崩溃,我背单词到崩溃,大家都是一样的233333

夜半三更的段子

        睡不着,好气啊。
       大概是Barfter和Wolfen小时候的一点点交集,过去式,再有交集就是故事开始之后了。
        失眠产物胡言乱语。就是这样。

        “嘿,野种。”
        Barfter猛的抬起头,露出一副冷峻的面容。但站在他面前的少年全然不在意地笑着,恶意地伸手点点他眉间,“怎么还不去修个眉啊,眉毛连在一起很搞笑知不知道。”
        “…关你什么事。”他厌恶地后退避开对方的手指,几乎咬牙切齿地冲对方低吼,“你再惹我试试,Leo。我要把你……”
         叫做Leo的少年放肆地笑开了,“把我怎么样?嗯?得了吧Barfter,掂掂自己是什么斤两再说话。”
        Leo上前一步逼近Barfter,Barfter看着对手一脸嘲讽的笑意暗中握紧了拳头,心想我无论如何也得给他一拳。
        “别给自己惹麻烦哦。”Leo拿捏着Barfter的软肋开口,语气带着异样的愉悦,“你只是个没用的质子,还是个野……”
        Barfter没等他说完就动了手,抬起的拳头朝着那张漂亮的脸招呼过去。而小他一岁的Leo反应很快地侧身并举起手臂格挡。拳头锤在那昂贵的布料上发出空洞的声音,可Barfter确定他把对方弄疼了。
        应该再跟上一个勾拳,他这么想着另一只手也已经抬起。然而Leo先踢中了他。Barfter吃痛却不肯退后,打出去的拳变成掌迅速抓住对方打理整齐的衣领将对方向一边扯去。
        然而忽然另一个力道拉住了他的手臂阻止了他的动作。Barfter看过去,愣了一下。
        脸上带着些许无奈表情来拉架的Wolfen没有看他,而忙着用身体隔开一触即发的两人。Leo看起来动怒了,虽然那双眯眯眼没有睁开,Barfter却像感受到对手灼热的视线,他毫不退让地瞪回去,不满地皱了皱眉。
         “够了。”居中调停的Wolfen明明是三人中年纪最小的,却不得不用了命令式的语气,对着自己的友人开口,“Leo,叔叔在找你。”
         “……嘁。”Leo沉着脸后退让步,Wolfen上前一步帮他整理好被扯乱的衣领并指给他应去的方向。Barfter沉默地站着,本来想走开,但是又想到自己应该给这儿的少主人——Wolfen说声抱歉,只好等着。
        “这次就算了,Barfter。”Leo走前声音仍带着几分愠怒说道,“下一次我会让你后悔惹怒我的。”
        “有种你试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