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
只会摸火柴人。
杂食党,会推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cp和作品

夜半三更的段子

        睡不着,好气啊。
       大概是Barfter和Wolfen小时候的一点点交集,过去式,再有交集就是故事开始之后了。
        失眠产物胡言乱语。就是这样。

        “嘿,野种。”
        Barfter猛的抬起头,露出一副冷峻的面容。但站在他面前的少年全然不在意地笑着,恶意地伸手点点他眉间,“怎么还不去修个眉啊,眉毛连在一起很搞笑知不知道。”
        “…关你什么事。”他厌恶地后退避开对方的手指,几乎咬牙切齿地冲对方低吼,“你再惹我试试,Leo。我要把你……”
         叫做Leo的少年放肆地笑开了,“把我怎么样?嗯?得了吧Barfter,掂掂自己是什么斤两再说话。”
        Leo上前一步逼近Barfter,Barfter看着对手一脸嘲讽的笑意暗中握紧了拳头,心想我无论如何也得给他一拳。
        “别给自己惹麻烦哦。”Leo拿捏着Barfter的软肋开口,语气带着异样的愉悦,“你只是个没用的质子,还是个野……”
        Barfter没等他说完就动了手,抬起的拳头朝着那张漂亮的脸招呼过去。而小他一岁的Leo反应很快地侧身并举起手臂格挡。拳头锤在那昂贵的布料上发出空洞的声音,可Barfter确定他把对方弄疼了。
        应该再跟上一个勾拳,他这么想着另一只手也已经抬起。然而Leo先踢中了他。Barfter吃痛却不肯退后,打出去的拳变成掌迅速抓住对方打理整齐的衣领将对方向一边扯去。
        然而忽然另一个力道拉住了他的手臂阻止了他的动作。Barfter看过去,愣了一下。
        脸上带着些许无奈表情来拉架的Wolfen没有看他,而忙着用身体隔开一触即发的两人。Leo看起来动怒了,虽然那双眯眯眼没有睁开,Barfter却像感受到对手灼热的视线,他毫不退让地瞪回去,不满地皱了皱眉。
         “够了。”居中调停的Wolfen明明是三人中年纪最小的,却不得不用了命令式的语气,对着自己的友人开口,“Leo,叔叔在找你。”
         “……嘁。”Leo沉着脸后退让步,Wolfen上前一步帮他整理好被扯乱的衣领并指给他应去的方向。Barfter沉默地站着,本来想走开,但是又想到自己应该给这儿的少主人——Wolfen说声抱歉,只好等着。
        “这次就算了,Barfter。”Leo走前声音仍带着几分愠怒说道,“下一次我会让你后悔惹怒我的。”
        “有种你试试。”出于不想再给Wolfen惹麻烦的心理,Barfter只小声嘟哝一句作为回应。
        唯一听见了这句话的Wolfen笑出了声。Barfter盯着这个比自己稍矮的12岁男孩儿,分辨出对方的笑意中倒是并不含恶意。
        他动了动嘴角,视线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向别处,率先开口:“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吧。”
        “那倒不会,毕竟没有别人看见了。”Wolfen说着话时四下转着脑袋确认,而后正面Barfter,带着明显区别于Leo的温和笑意向他伸出了手,“不好意思,Barfter,我先替Leo向你致歉。”
        Barfter略带诧异地同他握手,“…呃,你不必……”
        男孩儿有力地握住他的手,手心温热。
        “这么做是因为Leo那家伙是不会道歉的。”Wolfen了然的神情中带着些无可奈何,“他自大惯了,对谁说话都那样,真的欠揍。但是……”
         “……但是他有资格说那样的话,至少是对我。”Barfter平静地收回手,垂着眼自嘲道。
        Wolfen观察着对方的神情,开口却是就事论事的语调:“所以,提防一下他,Leo既然开口威胁你了,就会去做的。”
        “…我才不怕。”Barfter明白自己在嘴硬。他怎么不怕呢,Leo也许只用一两句话就可以让他回去脊背上挨上几十下,谁知道呢。
        “我知道。”Wolfen却认真地看着他,不放心似的继续叮嘱,“我不是说你怕他。我是想说……Leo做事不理会道德与否,他会阴你的,你小心一点。”
        Barfter皱起眉头看着Wolfen。男孩儿静静地与他对视,异色的双眼令人一时间难以移开视线。
        “……其实你不用对我说这些的吧。”Barfter带着疑惑开口,“你们不是朋友么?”
        Wolfen忙不迭地摆手,“唔,我管那个叫做,合作伙伴。朋友这个词Leo他还配不上。我们两个纯粹是……你懂吧?从上一辈延伸下来的关系而已。”
        Barfter点头表示懂了,“但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也不算帮吧……”Wolfen思索着,“只是和Leo相比我还是更喜欢你就是了。”
        很直白的逻辑呢。Barfter心想这就是那个Wolfen啊,久闻大名了。
        他一时再想不到还能说什么,觉得自己该走了。还未开口,就看到Wolfen的视线越过自己肩头看向高处。
        有谁站在自己身后。Barfter迅速地回过身去看,本来以为是同龄人,结果视线转过去却只贴到对方胸腹之间,他后退半步,抬头,又愣了一愣,急忙向旁边走开两步露出身后的Wolfen。
        “父亲。”Wolfen平静地念出这个词。
        Barfter手忙脚乱了一秒之后低声道:“……您好,Rodolf先生。”
         Rodolf对着他礼节性地点了点头,而后伸手向将自己的儿子揽过来揉了揉那颗小脑瓜。Wolfen伸手揪住了父亲的袖口,做父亲的便反握住儿子的手摩挲几下。
        “你是……秉海集团的Barfter吧。”成年人厚重的嗓音对他说话时有特意放轻一些,Rodolf对着Barfter露出浅浅的,客套的微笑。
        Barfter小心翼翼地回应。几句客套之后Rodolf再次客气地点头示意:“晚宴快要开始了,没事的话就回大厅吧。我带Wolfen先走一步,失礼了。”
       他在原地注视这对父子走开,Wolfen还回身对他摆了摆手告别。Barfter回礼,之后才注意到,Wolfen后腰上居然别着一把短刀。
        Barfter努力去想象这个温和的男孩儿拔出刀跟人拼命的样子。那双异色的眼睛实在有够柔和,至少比起他父亲一双明亮逼人的蓝色双眸要柔和的多。
        那就是鼎鼎大名的Rodolf和Wolfen了。他们很像。Barfter一边想着,一边等到那对父子转过拐角才慢悠悠地迈步也向大厅走去。
        Wolfen现在还小呢。他这么想着,忽略了自己也才14岁的事实。不过Wolfen长大之后,大概不会像他父亲那样棱角分明吧。毕竟男孩儿手掌温热的触感还留在掌心,Barfter搓搓手,忘记自己握手时忽略了Wolfen手掌上已经发硬的刀茧,证明对方已经如父亲一样能够握刀作战了。
        以后还能再见面的吧。不过要是和Leo一起那还是算了。想起Leo,Barfter又是不屑地撇了撇嘴。
        整点的钟声从不远处传来了。Barfter回过神,在走廊里最后整理一下着装和思绪,昂首挺胸地走进了人声鼎沸的大厅。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