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不会画画万年摸鱼党XD‖入的坑:
undetale,怪诞小镇,Minecraft,全职高手,盗墓笔记,龙族,九州,阳炎,无头,全职猎人。

[Minecraft]

    私设一堆,自己写着玩儿的。

    有Herobrine,Red eyes,Notch这几个家伙出场……但是并没有Steve……


    人设什么的再说……先把种族列出来……

    祖鲁是僵尸。库伯是苦力怕。奈登是蝙蝠。斯帕特蜘蛛。克莱尔小白。

    小黑还没出场就不说了(。


    至于cp问题……我跟你讲最后肯定在一块儿的有奈登和克莱尔这一对儿……别问为啥……

    剩下没有特别明显的cp设置了……

    等有了再说吧……


     私设Herobrine还真是个温柔的家伙……


[minecraft]

     [ 1]

    “喂,库伯呢?”

    祖鲁随手揪住一只路过的苦力怕问道。

    苦力怕看着面前浑身伤痕的僵尸,摇头。

    “啧。”祖鲁挥手让这只苦力怕离开,自己向大殿深处走去。

    “苦力怕山谷离我家这么远来了还见不着人啧啧啧……”

    幽暗的大殿里似乎一个人也没有。祖鲁四下看了看,然后走向大殿尽头。那里只有一个歪倒在地的宝座。宝座上镶嵌的数种宝石多半已经碎裂,黄金制成的底座也已经变形。祖鲁抬起脚来,一脚将宝座踹到边上,露出了地面上的一道暗门。

    他打开暗门,跳了下去,落地时轻松地凭借翻滚缓冲了力道。站起身来拍拍手,祖鲁抬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面前,撇了撇嘴,道:“找你半天了,库伯。”

    被称作“库伯”的是一个略矮于祖鲁的少年。库伯有着看上去十分柔软的浅绿色短发,身穿一件深浅绿色交织的帽衫,帽衫下摆几乎垂至他的膝盖。

    库伯一副惯常的懒洋洋的样子,微微抬头瞥了祖鲁一眼,平静地开口:“你大老远跑来干什么?”

   祖鲁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到: “你跟我走一趟就知道了。”

    库伯皱了皱眉,问:“去哪儿?我不喜欢出门。我的手下没人管说不定会把我宫殿炸没……”

    “你又不是人类,非住什么宫殿,炸了就炸了呗。”

    “你滚。”库伯怒目。

    “好了……听我说,你必须去不可,这可是一件事关所有怪物未来命运的大事……”祖鲁的表情变得有些莫测。他俯身在库伯耳边轻轻说了些什么。

    库伯的表情渐渐有了些变化,从疑惑,到难以置信,直到最后的震惊与沉默。

    祖鲁说完,退后两步,等待库伯的选择。

    “……我跟你走。”

    “不急……先去找骷髅和蜘蛛们的领袖吧。”祖鲁将手按在自己心口,灰色的虹膜在一刹那间反射出暗淡的光芒,“隔了这么久,终于要大闹一场了,想想还真是兴奋啊……”


    [ 2]

    白骨铸造的宫殿阴气逼人。无数骷髅射手在其间穿梭,骨架碰撞间发出令人胆寒的声音。

    “今天也是平常的一天呢……如果我没有听到那么有趣的事情的话。”

    金色瞳眸的黑色蝙蝠倒挂在白骨穹庐上,轻轻地摇摆着身体,表现出高兴的样子。他松开勾住白骨的勾爪,滑翔过半个走廊,薄薄肉膜覆盖的骨架翅膀上下扇动,带起一阵阵气流。

    有些骷髅射手抬起头来看他。作为一只蝙蝠来说,显然他的体型大的出格,双翅完全展开时甚至有一米多宽。

    白骨筑成的王国被他抛在身后,他向着古德山脉飞去。


    [  3]

    库伯与祖鲁跋涉两夜后,终于见到了骷髅射手的首领----克莱尔。还有意外之喜,蜘蛛种族的首领斯帕特正和克莱尔在一起。

    骷髅射手一族以精湛的射术闻名,但本身的体格却弱的厉害,弱点就是被近身,一堆骨架一推就倒。

    因此面对以武艺高超而扬名立万的僵尸王祖鲁,本性就内向胆小的克莱尔默默地站到了好友斯帕特身后。

    “你们来的目的,我们已经知道了。”斯帕特,蜘蛛种族的女王,倒是对祖鲁和库伯毫无惧意。从她背后生长出来的八条长腿尖端全部对向两人,坚硬的外骨骼上布满了短而尖锐的刚毛。

    “那就不要显得这么针锋相对。”库伯抱着手臂,懒洋洋的表情难得地有些认真,上前一步与斯帕特对峙。苦力怕的确是能够对蜘蛛造成伤害的少数生物之一,他们施展的爆炸术可以毫无悬念地炸开连锋利武器都无可奈何的蜘蛛外骨骼。

    祖鲁挠挠头,略显得无奈:“我说啊库伯……重点难道不是她们怎么知道的吗……”

    “咯咯咯咯……”从祖鲁头顶穿来几声笑声,随即一双黑色肉翼猛地展开,露出一双金色的眼睛。

    祖鲁抬头看了看,按在腰间佩剑上的手松开了,他直接从身边的柱子上掰下一根白骨向上扔去。

    “诶呀不要这么粗暴啊。”倒挂在穹顶上的巨大蝙蝠笑着一爪子将骨头打飞。

    “蝙蝠王奈登……你的情报网还真是越来越大了,连我的地盘都敢进。下来,否则我炸了你。”库伯也抬头看向大蝙蝠。

    “啧,欺负我不能变成人形咯。”蝙蝠露出尖牙抱怨了一声,随即轻飘飘地从穹顶上落到地面,“正着站好晕啊,你们要说什么就快点。”

    除了克莱尔,所有人都白了他一眼。

    “言归正传啊,”祖鲁站累了,索性倚在了一边的柱子上。克莱尔稍稍从斯帕特身后站出来了一些,一身削瘦的骨架子在碰撞中咯噔咯噔的响,“关于这件事,你们,都是什么态度。”

    “你们一定要靠武力解决问题吗……”克莱尔小声地。

    “不是我们……是人类,以为自己种族昌盛实力强大就可以称霸大陆了。”库伯冷哼了一声,“在人类眼里根本没有我们怪物生存的余地吧?我的族人一再退让,但是人类毫不领情。最近还有消息,说他们还要越过古德山脉来掠夺各种资源呢。”

    “咯咯,当然,这个消息,是我提供的。”奈登为库伯的话提供证据,“仅仅百年后,古德山脉的矿物已经被人类开发的差不多了呢。当然,别的地方的小矿山就更别说了。”

    “人类啊……真是发展快的可怕的生物。”斯帕特冷冷地说。

    “但是……寻求发展,是每个种族都会做的事……”克莱尔再次开口。

    “这片大陆上并不只有他们人类一个种族。”祖鲁看向克莱尔,目光沉郁,“我们没有义务为了他们的私心而断送自己的种族。他们生存,难道我们就不生存了吗?身为一个种族的领导者……克莱尔,你不会连这些是非都分辨不清吧。”

    “所以你们打算把[他]召唤回来?像百年前传说中的那样?”帕斯特不满祖鲁的咄咄逼人,皱眉道。

    库伯轻笑一声,竖起手指摇了摇,对斯帕特说:“传说?呵。对于你们来说的确是传说,但对于我和祖鲁这种亲自经历过那场大战的人来说,[他]就是确确实实存在的神明。”

     “你那时才多大,就敢说自己经历了战争?”斯帕特表现出一些怀疑。

     “苦力怕一族生下来就拥有爆炸的能力,库伯当时虽然年龄很小,但的确曾和我并肩作战。”祖鲁侧头看了看库伯。

     “我也可以证明哦。”奈登拍打了一下翅膀,金色的眼睛眨了眨,“说起来我的情报收集工作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呢。我觉得……[他]应该那个时候已经预料到了吧?对现在这种局面。”

     “或许是吧……[他]的确表现出了远超常人的能力。这也是我们尊[他]为王的原因……”

    “可是最后……”

     “最后[他]还是被击败了,不是吗?”斯帕特仍然不为所动。

    祖鲁也毫不避讳地点头承认:“的确,最后一战中,[他]被人类中的勇者击败了……但是你们知道吗?在战争期间,对我们攻陷下的城池中的人类和俘虏,[他]并没有杀死他们,最后都将他们放回了人类的国度。[他]的做法,让那个人类的勇者也十分敬佩,在众人簇拥下当上国王后与我们谈和,和我们公平地分享了这片大陆。”

    “怎么听怎么不科学啊……”斯帕特嘟哝了一声。

     “这的确是难以想象的事。因为这个决定,听说这个勇者国王很快被反对他的家伙掀下台了,下场很惨诶。”奈登咯咯地笑了两声。

    “如果我没记错,那个勇者和[他]是在同一天死去的。”库伯叹了口气,也站累了,四下看看没地方可靠了,于是索性歪在祖鲁身上。

    祖鲁推了库伯一下却没推动,于是只好任他靠着。场面一时间静了下来。斯帕特低着头似乎在思考,克莱尔迟疑地打量着祖鲁和库伯,奈登无声地飞起,又将自己倒挂在高高的穹顶上,轻轻地摇摆身体。

     几分钟之后,斯帕特终于开口:“奈登,人类打算什么时候翻越古德山脉。”

    “唔,时间不多了喔,4月份就到春天了,他们会在那前后行动。大概是这样的。”

     “怎么样?到底合不合作?你也清楚,单凭我们任何一个种族是绝对无法与人类抗衡的。”库伯催促道。

    “我同意合作,但是将[他]复活之后,如果[他]的实力并不让人满意,我可是不会认同[他]的领导的。”斯帕特最后表态道。

    克莱尔犹豫了一下,在祖鲁和库伯热切的注视下也点了头:“我……和你们一起。”

     祖鲁和库伯相视一笑,击了个掌。这时克莱尔抬起头,问奈登:“你也一起吗?”

    “奈登肯定是和我们一起的啦这还用问吗?”库伯撇嘴笑道。

    “唔。”奈登歪了歪头,忽然笑了起来,“我的情报网存在到今天,一定是有它的意义的。我或许在某些时刻不会信任你们,但我信任[他]的决定。”

    “啧啧啧……”除了克莱尔,所有人再一次冲他翻白眼。奈登耸肩,随即振翅飞走,淡淡留下一句话:“那么我就先回去整理情报了。”

    “这个小子……”祖鲁看着奈登的背影皱了皱眉。

    “嗯?你不信任奈登吗?”库伯注意到祖鲁的神情。

    祖鲁摇了摇头:“不,毕竟我和他认识这么久……但是奈登这个人,有时候会做些出人意料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他有可能背叛我们?”斯帕特一下子警觉起来,赤红的双眼也看向奈登离开的方向。

    克莱尔却摇着头为奈登辩解:“他……不会。”

    斯帕特从来很照顾克莱尔,听到她的话,斯帕特低下头去,刚刚还凶恶的表情转眼间温和下来。她摸摸克莱尔的头,不再说话。


    [  4]

    -我……?

    -这是……

    -啊……想起来了。

    -我已经“死去”了……

    -什么都没有的世界……

    -没有意义的我也能在其中浑浑噩噩的活着……

    -我……本来是不该存在的生物吧……

    -尽管如此……赐予我力量和思想的兄长……仍旧让我以这样的形式“存活”了下来……

    -“存活”也好“死去”也好,“生命”本身就是十分短暂的东西啊……也许只有现在这样,连时间也停滞,才称得上“永恒”吧。

    -可是你现在在何处呢……和我同样作为“神”而陨落的兄长……

    -Notch……

    -你……?


    [  5]

     “你们弱爆了。”奈登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都两个星期了,连[他]散落的元神都没收集完吗……”

    “什么都没干的人好意思这么说?”库伯抬手就要释放一个爆炸术,奈登立马展开双翼滑翔到黑暗的角落中去。祖鲁摇摇头把库伯摁住。

    黑暗中奈登的声音又传来:“不如你们先去地狱找找别的材料好了。我看,[他]的元神很可能有一部分也散落到人类的国度去了。”

    “别逗了,地狱的主人凋零虽然有三个脑袋,但是是个不折不扣的白痴,不会允许任何人踏进他的领地的。”祖鲁叹一口气,抓了抓头发。

    “反正早晚你也要去,你们都是被[他]赋予了[轮回]的权利了,死一次也就是疼一下而已。”奈登笑了两声。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我为什么这么想炸你呢?”库伯痛心疾首。

     “咯咯咯咯……开玩笑的,你们的脑子100年来都没动过吗?只要不让凋零知道就可以了。”

     “我们要去砍他的头怎么不让他知道……你的脑子已经烂了100年吧……”

    “说的凋零好像没有弱点一样。”

    “有本事你单挑去……”

    “不好意思,我只是个文弱的文官,不过另有一个文官倒是可以胜任这个工作。”

    “谁?”

    “当然是北陆沼泽的女巫家族……哪怕是凋零也无法免疫药水的效果呢。”

    “女巫……她们养猫。我讨厌猫。”库伯嘟哝。

    “…女巫一族还存在吗?好多年没有听到关于她们的消息了……”祖鲁白了库伯一眼。

    “她们为了延续血脉,不是已经跟人类通婚了么?现在真正血统纯正的女巫你要上哪儿找去?”房间的门被推开,斯帕特怀里抱着一个被蛛丝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椭圆形东西边说边走了进来。

    “这是第三个[元神]了啊……还有四个应该是不在我们的领地里了。”克莱尔从斯帕特手里接过那个茧一样的东西,轻轻地将它放到房间尽头的一个石英祭台上。

    奈登金色的眼睛眨了眨,虽然这样并不能使他看的更清楚:“纯血的女巫家族还是有一支的,不过她们本来就和我们不是一类,本质上是中立的,会不会愿意蹚浑水还另说。”

    “管她愿不愿意绑回来一个不就行了!”库伯豪气地一挥手,然后就被祖鲁揍了一拳。

    “女巫从来是唯利是图的家族,你直接把药买回来不就行了。”斯帕特带着厌恶的表情,“反正女巫我恨不得见一个杀一个。”

    说起来女巫炼药的时候好像会使用蜘蛛眼来着……

    “那就去找女巫试试看吧……重点是,[他]散落在人类世界的[元神]该如何集齐?奈登?”祖鲁烦恼地敲了敲桌子。

    “别指望我,人类如果发现了那么强大[元神],应该会严密保护起来,或者干脆封印掉,这种事情就不是我能打探到的了。”奈登活动翅膀上的关节做出类似“耸肩”的动作。

     “那怎么办?”

    “凉拌。”奈登懒洋洋地张开翅膀,巨大的黑翼无声地拍动,“把能干的事情先干了才是重点,[元神]的事我会想办法的。”

    “那就来分配一下工作咯?奈登去找女巫,克莱尔守护[元神],斯帕特继续在主世界收集祭祀需要的用品,我和库伯准备准备去地狱。库伯你家还有黑曜石吧。”

     “那可是我的珍藏诶……”

    “只不过是连你都无法破坏的石头而已,心疼什么,交公。”

    “不要QAQ”

    “……卖萌没用,走吧。”

    克莱尔默默看着祖鲁一手擦着鼻血一手拖着泪流满面的库伯走了出去……

   

    [  6]

    此时,北陆沼泽。

    “真是稀有的客人呢……”

    相貌苍老的女巫紧紧盯住了坐在餐桌对面的那个人类。

    “嗯,估计你们不怎么喜欢有人来访,外面白骨有点多啊。”人类看了看摆在自己面前的一杯不知道都有什么成份的茶水,最终还是没有勇气把它端起来,于是转而打量周围。

    小小的木质房间里除了一张简陋的双人床和一只木桌以外,剩下的都是和炼药有关的物品。解剖台,水槽,摆满药水的柜子,炼药台,坩埚……

    常年的炼制让房间里充斥着一种奇怪的味道,人类揉了揉鼻子,重新将目光放回到年老女巫的身上。

    年老女巫松弛的脸颊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人类笑了笑,开始自我介绍道:“我叫林倾竹。”

    “我知道。”老女巫幽幽地说,“如果你不是林家的人,那么现在应该是白骨堆中的一员。”

    “我真开心。”人类身体前倾,双肘支在木桌上,明明是充满了压迫感的姿态,脸上的表情却十分温和,“我也知道,你们女巫家族已经不问世事很久了,但是在乱世里从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很快就会有人找上你们。”

    “……”老女巫沉默。

    “你应该也有感觉吧……据我所知,你手里应该有一样东西……”人类轻笑了一声。

    “如果你是为了那样东西而来,那么我给你5分钟的时间离开。”老女巫的声音更加嘶哑了。

   “别这么紧张,小姑娘。”人类认真地盯着女巫的眼睛,捕捉到了对方眼底一闪而过的诧异,“既然你知道我是林家人,这么伪装有意义么?看到你眼睛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

    “……呵,还有点本事。”女巫冷笑了一声,抬起手掩住面部,当她把手放下时,面孔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从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变为了年轻白净的少女面容。

    她双眼虹膜呈现淡淡的蓝色,十分漂亮。

    “别的女巫,哪怕没有与人类通婚的家庭也都潜伏到沼泽的深处了吧。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茜雷娜?”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少女眼角微微跳动一下。

   “你真的知道[林家人]代表着什么吗?不用这么一惊一乍,我早就知道了……在我没来之前就知道。”人类露出稍微有点无奈的表情。

    “可是现在是白天。”年轻女巫茜雷娜手指揪住了自己的衣服下摆。

    “…这跟是白天还是晚上没有关系,我的[预知]方式并不完全依赖占星。”人类露出郁闷的表情,“再说了即使是白天,星星其实也是安分地在我们脑袋顶的,只不过太阳太亮把星星的光盖过去了而已。”

    “……”茜雷娜感觉自己脸上有点发红。有点丢人啊。

    房间内一时间竟陷入了沉默。人类林倾竹哭笑不得。说好的女巫和预言师是相对而出的两个职业呢,难道没人教过这个小女巫关于他们预言师的事么?

    “你先坐下吧……让女生站着我有点心慌……”他边说边习惯性地去端起茶杯想喝茶,随即想起自己身在何处手肘便僵硬地横在了半空,只好又无奈地将茶杯放下。

    茜雷娜无声地坐下了,直盯着他。

    林倾竹又揉了揉鼻子,也看向对面漂亮的少女,用很温和的语气接着说:“我们不谈别的了,就说说我来这里的目的,说完我就走。第一,我来不是为了从你们这里拿走什么。”

    “……嗯?你不是来拿那个东西的?”茜雷娜明显疑惑了一下。

    “不是。但是那个东西很快就不会在你们手上了。这是我要通知你的第一件事。”林倾竹打了个手势,让茜雷娜先不要发问,“很快会有人到你这里来,你要把那个东西给他,还要给他效力最强的虚弱药水。当然,最好是你自己跟他走一趟……不过我想你不会喜欢双翅张开有一米多宽的蝙蝠的……”

    蝙蝠……茜雷娜哆嗦了一下。

    “对吧……所以你把东西都给他就可以了。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是,以后他也许还会来找你,你要帮他。”

   “他……是谁?”

   “他叫奈登。说实在的那个家伙性格很好,不会欺负你……实在害怕就把东西放桌上自己躲出去也没问题。”

    “可是……炼药没问题,那个东西不能……”

   “如果奈登拿不到那样东西的话,半夜悄悄爬到你床上自己找也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林倾竹望天。

    “?!?!?!”茜雷娜快吓哭了。

    想想月黑风高,一个巨大的毛茸茸的爪子耳朵牙齿尖尖的大蝙蝠无声无息地来到床前……往床上爬……

   ……好像哪里不对,这是偷东西的剧情么?

    “那个东西放在你手里也没用……直接给他会比较省事。”看着对面TAT表情的茜雷娜,林倾竹感到了心累。和剧本上说的不一样啊导演,说好的女巫都阴险奸诈呢?这么纯的妹子是不是跑错剧组了?

    “他……要那个东西干什么?”茜雷娜小声地。

    “别那个东西那个东西的叫了我好累,”口渴的林倾竹用手托着下巴,叹气,“那叫[元神],是某个人死去以后留下来的精神载体。奈登是为了复活那个人,必须要收集到所有的[元神]。”

    “复活……?”

    “是啊……其他的我就不能告诉你了,总之就是这样。如果以后还有情况,我会过来找你的。”林倾竹推开椅子站起身,舔了舔嘴唇。接下来还要跑一趟雨林啊……想想就头疼。

    茜雷娜看着林倾竹走向门边,突然叫到:“等等,你,你今年多大?”

    林倾竹去开门的手就这么顿在空中。他回头,打量了一下茜雷娜:“听说你们女巫生下孩子后会杀死丈夫?你还不到可以生育的年龄吧?”

    “……”茜雷娜也楞了一下,随即抓起桌上的茶具满脸通红地向林倾竹掷去,“流氓!我不是要问这个!”

    “我知道我知道……”林倾竹轻松地在眨眼间接住了茶具,将其轻轻地放回到桌子上,顺便抬手揉了揉茜雷娜的头,“如果从我真正出生的那年算起,我已经一百多岁了没错。”

    茜雷娜注视着面前这张明显还是青年人的面孔。

    “不过在这一生,我才19岁哦。”

    “你也应该是前代女巫王的[转世]才对……但是一定有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你的记忆,居然消失了。”林倾竹微微俯身,再次注视茜雷娜那迷人的双眼,笑容依旧十分柔和,“别问我记忆该怎么找回来,就这么平凡的活着不是挺好的吗?”

    “…”

    “再见咯。”林倾竹直起身,这回没有人叫住他,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7]

    “咔”库伯手中的打火石一响之后,面前黑曜石搭建而成的传送门便开始运作,诡异的紫色螺旋花纹在门内缓缓旋转移动。

    “准备好了吗,走吧。”祖鲁抽出腰间的钻石剑牢牢握在手中,向库伯和奈登看了一眼。

    奈登郁结:“我不喜欢恶魂,我会死的,我为什么要去。”

    “没关系,你也有[轮回]的能力,反正死了也就是疼一下而已。”祖鲁挑眉。

    “简直是欺负我不能变成人形,否则分分钟吊打你们。”奈登咬牙切齿地收拢翅膀迈进了黑曜石传送门。

    库伯和祖鲁紧随其后。

    迈入传送门的一瞬间,眼前一片漆黑,谜一般的声音不知从何处穿来,似乎伴随着低沉的呜咽,令人胆寒。

    奈登很不喜欢地狱。地狱太过空旷,地形十分奇葩,脚下岩浆海洋,抬头岩浆瀑布,因为炽热而扭曲的空气严重影响了他超音波的传递,身为摆设的漂亮眼睛并不能视物,这个在主世界的优势到这里反而成了劣势。

    当然能看的见的祖鲁和库伯也好不到哪儿去,地狱奇怪的暗沉天色不分昼夜,可见度感人。

    “……话说回来,你还记得地狱堡垒在哪里么?”库伯问奈登。

    奈登闷闷不乐:“西南26度,走上两公里后转向西北49度直走,需要越过一片岩浆海。”

    “话说回来你也一百多岁了怎么记忆力还是这么好……”

    “天生的。我想回去。”

    “既来之……”

    “呵呵?”

    祖鲁默默地在一边确认了方位,用钻石剑的柄分别敲了二人的脑袋:“安静,走了。”

    虽然库伯和奈登闭嘴了,但是地狱中的声音还是很杂乱。岩浆汩汩流淌的声音,许多没有意识的僵尸猪人无意义的哼哼声,脆弱的地狱岩在高温下开裂崩塌的声音……奈登一路慢慢地在前面滑翔,凭借着方向感无比好的种族优势领路。

    不过库伯并没有安静很久:“祖鲁,僵尸猪人跟你什么关系?你连猪都不放过?”

    祖鲁恨不得把库伯推进岩浆里:“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噫,无耻,连半毛钱都不给人家。”

    “…库伯,我看你是活的太久了,想尝试一下被[轮回]是怎么样的感受么?”

    “……奈登救我!”

    奈登心力憔悴地:“你卖个萌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叫我干什么?”

    “咦真的吗?(´Д`)”说着就表现出了呆萌的表情。

    祖鲁默默盯着库伯看了五秒,最终别过头。

    “话说……”库伯擦了擦汗,又漫不经心地开口了,“我们三个很久没有这么在一起呆着了吧?”

    “[他]死后,我们不就是自己种族的领袖了么?哪儿有时间这么闲逛……”祖鲁本来以为库伯又要说什么不着边际的话,谁知猝不及防地被拉进了断断续续的回忆里。

    “啊,祖鲁已经是个老爷子了呢,活的比奈登都要长哦?”

    “拿我做比较有什么意义吗?我又不是什么长寿的生物,至今为止[轮回]次数最多的就是我了吧。”奈登打起精神,咯咯地笑了两声,“不过我记得很清楚,库伯你那时候简直是个小婴儿嘛,还不到祖鲁大腿高,小短腿儿……”

    “你说谁小短腿儿啊?!”被戳到痛处库伯秒秒钟炸毛,“你那会儿尖嘴猴腮长的好看是怎么着?”

   “我现在不也是尖嘴猴腮么?我觉得这么多年你连身高都长了,唯一没长的就是智商啊。”

   “奈登你大爷!”多年来库伯在言语上始终无法战胜奈登,于是他果断地搓起一个爆炸术。

    “库伯你别乱来。”当然这么多年下来祖鲁也很习惯于关键时刻按住库伯,“要说爆炸术这里可不止你一个人会,你想把恶魂招惹过来对打吗?”

    库伯愤愤地盯着在半空翻飞摇摆的奈登,不甘心地取消了爆炸术。

    “祖鲁也没变哦……只有你能搞定闹腾的库伯。”奈登继续回忆杀,“你当时也算是个英雄呢……无论受多少伤流多少血,你是那种只要还站的起来就会杀到最后一刻的人啊。”

    “…大概是吧。”

    “……所以你真是蠢死了。”库伯烦躁地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语气十分不客气,“死一回两回三回还不够,觉得自己的命不值钱一样。”

    “…如果不做什么而那么苟且偷生的话,我的命才不值钱。”祖鲁明白只要一提到这个点库伯绝对会闹别扭,于是语气格外温和,“而且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儿的。”

    “可是每看着你死一次……”库伯停下来抬头看向祖鲁,露出有点难过的表情,“你就不想想我会多难受吗?”

    “……”祖鲁怔了一下,抬手揉了揉库伯软软的浅绿色头发,很认真的说,“对不起。”

   奈登没办法停下,除非他把自己当烧烤倒挂到一边的岩浆瀑布边上,只好哭笑不得地在原地盘旋:“你们两个,一定要搞得像谈恋爱一样吗。”

    “奈登你滚!!!”库伯再次炸毛,并且以极快的手速戴上了兜帽掩盖了自己的表情。

    连祖鲁也没办法无视这句话了:“光吐槽我们俩了,你那会儿黑历史也不少。”

    “是吗?不好意思,人老了,记性不好。”奈登咯咯咯咯地笑起来。

    “我可是记得。你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都吓哭了。而且你应该是唯一一只会晕血的蝙蝠。还有看到下雪了兴奋不已最后把自己冻僵在雪地里。作死给[他]剪了头发然后被拔毛了对了你毛那么短到底是怎么拔下来的……”祖鲁开启了翻旧账模式。

    翅膀一抖,奈登差点没从半空掉下来,立马顾左右而言他:“我说啊你们废话真多这里好热啊快点把凋零的头砍下来我们就回去吧。”

    “吁----”祖鲁和库伯齐声。

    三人继续前进了。

    所有岁月都已经过去,而幸好如今你们还在。

   

    [ 8]

    “终于到了啊喂……累死了。”提心吊胆地横跨过岩浆湖后终于看到了位于岩浆湖中心小岛上的地狱堡垒,库伯表示自己要累趴了。

    奈登已经颓废地躺在地上,尽管这样也十分的不舒服。

    战斗力MAX的祖鲁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弱爆了你们。”

    “我跟僵尸猪人又不是亲戚,感觉自己要热炸了……”库伯吐槽,后果是被祖鲁踹了一脚。

    “说了等我能化成人形分分钟吊打你们。”奈登的吐槽紧随其后,同样挨了一下。

    “算了,就休息一会吧……”祖鲁随手敲打了几下脆弱的地狱岩,把碎石堆起来暂时掩护他们的身影。

    “你说,”库伯闭着眼依旧在碎碎念,“我们怎么给凋零喂药水?”

   “还喂他喝?甭客气,你直接往他身上砸都行。”奈登换了个姿势摊在地上,“那个小女巫人挺好,专门儿给我的喷溅药水。”

    “所以扔药的任务还是落在了你头上。”祖鲁摸了摸背包里装着的药瓶。

    “噫,喷溅型药水,凶残。”库伯代表火药的直接生产者苦力怕族对药水进行了鄙视。

    “你和蜘蛛干脆并称[反女巫联盟]好了……”

    “不要,斯帕特太强势,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那你喜欢啥,小鸟依人的?”祖鲁指了指奈登,奈登配合地做出向库伯肩上靠的动作。

     “他还叫小鸟依人?这脸,颜值为负,不要。”

    “呵。”奈登一爪子就糊在了库伯脸上,“变人形了分分钟帅哭你。”

    “吁----”库伯和祖鲁再次齐声表示不屑。

    奈登翻了个白眼儿,奈何他翻的从来不太明显。

    僵尸猪人茫然地在他们周围走来走去。祖鲁靠在一边的岩壁上,冷眼看着这些没有自我意识的行尸走肉。僵尸猪人腐烂的脸上覆盖着半面金面具,剩下的半边脸上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虽然他们要眼珠子也没什么用。

    这种生物本来不该存在的。

    但是他们从外貌和行为上与僵尸一族还是有些相似的。这让祖鲁觉得有点不舒服。他很久以前第一次来到地狱时就发现了,这些僵尸猪人战斗力很高,完全超过僵尸族的平均水平,而且不会感知到痛觉,是堪称完美的战斗机器。

    但是僵尸猪人没有自主意识,不去招惹就不会被攻击。

   “休息够了吧?快走吧,速战速决。”祖鲁看向前方阴森的地狱堡垒,催促着两人再次动身。

    “进入堡垒后就会更凶险了,奈登我们身家性命就托付给你了。”

    “好好好……”活雷达奈登此时也并没有什么怨言,地狱堡垒好歹是个密闭空间,至少从空间分割上来说十分均匀,在那种环境下他的超声波还是很有用武之地的。

    地狱堡垒的大门敞开着,无人把守。三人也就那么大大咧咧地走进去。

    “凋零也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的安保问题……真是白长了三个脑袋。”大门内也是半个人都没有,库伯面对着宏伟的城堡,把自己的兜帽拉下来,双手抱胸啧了一声。

    “以他的实力,地狱里肯本就没有能威胁到他的生物,要什么安保。”祖鲁向一座高大的塔楼走去,“从这里上去吧。”

    奈登脑海里此时正有一幅3D地图缓缓建成。只需要几秒钟,超声波的回馈就让他对这座高塔了如指掌:“一共十四层,第五,七,八,十一层可能有烈焰人和凋零骷髅在活动。”

    “走吧。”

    地狱堡垒看起庞大,内部其实全是交错密布的走廊和无数阶旋转向上的台阶。凋零通常会独自呆在堡垒的最深处,也不知道他一个人能干点啥,反正没大事儿他不会出去,所有消息都是由他的手下:在地狱四处游荡的恶魂回来反馈给他。

    这一路上祖鲁他们连恶魂的影子都没看着,因此不怕走漏风声后凋零会突然从哪儿蹦出来。剩下比较棘手的就是会在堡垒里四处游荡的烈焰人和凋零骷髅,一个中程火球打击,一个近战剑客,而且一来就一群。幸好他们的智商也只是比僵尸猪人高那么一点儿,只要不被看到就没有问题。

    说起来地狱的生物果然很奇怪。凋零骷髅,僵尸猪人,这两个听名字就知道和主世界的僵尸和骷髅有这丝丝缕缕的关系。

    “小心----有什么东西从走廊那边过来了。”

    祖鲁一把拽住库伯向另一条走廊冲去,找了个转角安静地呆着。奈登直接把自己高高地挂在地狱砖层层垒筑的走廊顶上,在地狱暗沉的光线下他黑黢黢的身影很难被发现。

    一种奇特的声音渐渐近了,听上去像是什么东西被火焰烤焦时发出的啪啪声。祖鲁小心地探出头去。

    来的是三只烈焰人,这种奇怪的生物周身笼罩在烟雾中,几根金黄色的棍子也着着火焰在他们身边来回浮动。

    烈焰人缓慢地在走廊上移动。他们接下来会走哪条路完全是随机的,不过躲得比较远的祖鲁和库伯并没有被发现,烈焰人们选择了离自己比较近的走廊离开了。

    祖鲁从藏身处走出,抬头示意奈登可以走了。但是挂在顶上的奈登虽然张开了翅膀,但是一动不动。

    “奈登?”祖鲁不解地上前两步,小声叫了一声。奈登仍然没有反应,金色的眼睛正对着祖鲁,可是那双眼睛什么也看不见。

    在身后的库伯突然用力捏住了祖鲁的肩膀。祖鲁一惊,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立刻回过身来。

    在他和库伯的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

    说是“人”,但是这个家伙并没有身体。简单的说,就是以一种呈现半透明的形态,看上去轻飘飘地站在那里。

    但是最令祖鲁他们震撼的并不是这个“人”的形态或出现方式,而是这个“人”的面貌。

    那“人”的穿着和祖鲁有些相似,蓝色的T恤,米色长裤。闭着眼,连五官都仿佛是与祖鲁从一个模子里雕刻而出。

    “你……”祖鲁的呼吸在一刹那几乎要停滞了。

    那“人”似乎露出了笑容。

    祖鲁一把将身前的库伯拉到身后,两人连连退后了两步。钻石剑缓缓抬起,祖鲁右脚后撤一步,略微弓身,做出了攻击的姿态。

    面色更差的库伯也抬起双手,酝酿中的爆炸术在手心压缩成一团模糊的光亮。

    “人”影嘴角的弧度拉大了一些,最后笑出了声。

    “呵,你们……是[他]的手下?有两下子的样子啊。”

    倒吊的奈登缓缓开口:“……你,是谁?”

    “看来[他]什么都没告诉你们……”对方依旧闭着眼,没有丝毫的紧张感,“每个人都想统治世界……我和[他]一样,只是其中的一个罢了。”

     这句话丝毫不能说明对方的身份,祖鲁已经从一照面瞬间的震惊中回过神,表情冷酷的向前一步:“别废话。你究竟是谁,有什么目的,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唔,你可以叫我……Red eyes。”对方回答的同时,睁开了双眼。

    没有瞳仁,眼中只是一片刺目的血红。

    听到这个名字,奈登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祖鲁和库伯都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看不见……

    “我的目的嘛……”Red eyes 继续以悠闲的语调说着,“很简单,我是来帮你们的。”

     还没等祖鲁回答,奈登压低的声音从身后穿来:“别管他了,我们快走!”

     “奈登,你……?”

     “他现在没有实体,你伤害不了他,他也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快走!”

     “呼,很聪明啊。前半句对了,后半句嘛……看看这个再说话怎么样?”

     Red eyes 边说,边带着嘲弄的表情抬起手,在祖鲁紧张的注视下似乎随手从空气中一抓,手中便凭空出现了一样东西。

     那东西被Red eyes 托着,还温热的血液一滴滴坠下,摔碎在暗色的地狱砖上。

    祖鲁浑浊的双眼一下子睁大。

    那是……

    “你们想要的凋零头颅,已经在我手里了呢。”Red eyes 血色的双眼中似乎浮现出类似愉悦的表情,“你们现在,没有离开的理由了,对吧 ?”

    三人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明明身处炽热的地狱,冷汗却一滴滴滑下。

    地狱的最强者,有恶魂烈焰人凋零骷髅和僵尸猪人守护的凋零,他的头此时就这么被人轻飘飘地拎在手里,从颅腔内涌出的血液倾泻在地板上。

    库伯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能不惊动凋零的守卫而取其头颅的人,这个Red eyes 的实力……

    “别那么紧张,我如果要杀你们,就不会废那么多话了。”Red eyes 继续说着,“我就先回答你们的问题好了。嗯……还有一个,我和[他]的关系吗……你们看一眼就知道了吧?我们是兄弟。”

     [他]……有兄弟?

     库伯忍不住想回头看奈登。奈登一定知道些什么。

    “……你说谎。”奈登低声说。

    “自己不知道就以为不存在,这样可不好哦。而且……说谎的是你吧,小蝙蝠?”

    “……唔!”

    转眼间Red eyes的身影就从库伯眼前消失了,几乎同时,身后传来奈登一声痛苦的呜咽。

    祖鲁和库伯急急转过身时,奈登的双翼已经被Red eyes从根部折断了骨头。

    “奈登……!”库伯一瞬间红了眼眶,手中酝酿已久的爆炸术立刻就要发出。

    “做事记得过脑子,当然如果你不怕他死的话,就尽管攻击我好了。”Red eyes 将凋零头颅随手扔到地上,单手掐住了奈登的脖子,抚摸着对方双翼根部骨头断裂后刺穿皮肤暴露在外的骨茬,露出愉悦的笑容。

    库伯双手颤抖起来,爆炸术的火光一点点减小。祖鲁缓慢而沉重的喘息着说:“…别杀他,有事好商量。”

    奈登没有挣扎,双翼耷拉下来,轻微地颤抖着。

    “那就好……”Red eyes 赤红的双眼眨动了几下,赤裸裸的嘲讽笑容让祖鲁和库伯恨得牙痒痒,“你们这个朋友……知道的很多呢。”

    祖鲁心说那是当然的,一百多年前,奈登是和[他]走的最近的人之一,身为情报员,也是众多手下中知道[他]身世最多的人。

    “我说了,我是来帮助你们的,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需要一个身体。”Red eyes 继续说着,“人类的身体。”

    “……你想复活?”祖鲁问。

    Red eyes 半透明的身躯的确不像活人。

    “我没有死,这是活着的方式和你们不一样罢了。但是我想要复仇的话就需要一个身体。”

    “你只要这个?”

    “对,只要这个。”Red eyes 突然松开手,任凭奈登摔在地上。他的身体从下到上开始消失,“有人来打扰我了……你们先拿着凋零头颅走吧,我还会再和你们见面的。”

    令人胆寒的赤色双眼最后消失在空气中。

    库伯立刻冲了上去抱住了奈登:“奈登!奈登?”

    “……还活着。”奈登虚弱地笑了两声,“先离开这里。”

    “我背你,库伯你去拿着凋零头颅。”祖鲁将奈登背起,三人匆匆地沿着来路反回。


    [ 9]

    主世界,雨林。

    茂密的植被覆盖着地面,异常高大的树木躯干上挂满藤蔓和苔藓,丛林里静悄悄的,放眼看去全是深深浅浅的绿色,分不清东南西北。

    林倾竹靠着一棵丛林木坐下,将手里的斧头放在一边,气喘吁吁地取出挂在腰间的水囊喝了口水。

    “真是无聊的旅程啊……”他捋了捋被汗水沁湿的头发,感觉手臂一阵阵酸痛,几乎要抬不起来了。

    铁斧也磨损的厉害。

    想要进入丛林深处,只能自己砍一条路出来。而以雨林植物的疯长速度,仅仅半天后窄的可怜的小径又会再次被植被覆盖。

    一片看似生机盎然的雨林中,不知掩埋了多少具迷途者的骨骸。这种地形下白天看不到太阳晚上看不到星星,全凭指南针指路也很容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也只有林倾竹这种身怀秘法的人才不要命的来这里。

    天色似乎有些暗沉了。林倾竹抬了抬头,决定不走了,今天还是先休息会儿吧。

    他清理出一块空地,生上了火。丛林里的野生动物并不多,但有一种特别危险,那就是神出鬼没的豹猫。

   火光可以驱赶心怀不轨的野生动物。林倾竹将背包抱在怀里,从里面摸出面包和几块肉干,就着冷水填饱肚子。随后他又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和铅笔,习惯性地写起了日记。

    〖今天是倒数第360天。也是我在雨林中的第三天,我很累了。〗

    〖以上一次来这里的经验看,我还要跋涉三四天才能够抵达丛林神殿。〗

    〖丛林神殿结束后,还有沙漠神殿在等着我。〗

    〖幸好海底神殿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虽然足足花了40多年。当年第一次跟我下海的年轻人,如今他们的孩子也已经成年了。〗

    〖这一次我是一个人来的。我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被卷入其中的人本该越少越好。〗

    〖所以今后我还是会一个人走下去。〗

    〖其实我还有点怀念当初……我真正的20岁的时候。〗

    〖遇到了神明,获得了这样的“永生”。〗

    〖…只有神明才可以拥有的权利,果然不适合我。〗

    〖如果可以,等到神明复活之后,就请求归还我自己的生命吧。〗

    〖……〗


    [ 10]

    “他怎么样?”

    “骨头已经接上了,还在睡。”

    几人蹑手蹑脚退出奈登的房间,来到了外面的会议室。

    “看来只有奈登醒了,我们才能知道那个Red eyes 是什么来头了。”为奈登接骨的斯帕特擦擦手上的血,倚在桌上皱着眉头。

    “Red eyes ……真的跟[他]长的一样?他们是兄弟?”克莱尔问。

    祖鲁摇头,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看,我和[他]的面貌其实也是一样的。所以这个Red eyes 的身份还很值得怀疑。”

    “这么多年就没听说过[他]有什么兄弟啊……”库伯揉着自己的手指,闷闷不乐的说。

    祖鲁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斯帕特啧了一声:“能有实力让你们三个吃亏的人恐怕也不多吧。”

    “…客观的说,从以前到现在,除了[他]之外我们认为没人能做到了。可是那肯定不是[他]。”祖鲁内心其实也十分郁闷。

    “罢了罢了……那你们打算怎么做,真给他找来一个人类吗?”斯帕特敲了敲摆在桌上的凋零头颅。

    祖鲁和库伯对视一眼。

    “不,在没弄清楚他的身份之前,我们不会这么做。” 

    “可现在根本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吧?”

    “会有的,奈登肯定知道些什么。”

    “说起来奈登被抓难道就被反抗吗,你们俩战斗力都不弱难道只有他一个战五渣?”

    “的确是……虽然他的特殊能力从某个角度来说很厉害……”库伯托腮。

    “什么特殊能力?”

    “……瞬移。”

    “?!”连克莱尔都表示不信,“那他被打了干嘛不直接瞬移逃走。”

    “是这样……这种能力的发动有条件,必须是在他化成人形的基础上使用。”祖鲁稍作解释,“只有[他]和奈登会瞬移。变成人形的能力也是[他]赐予我们的,我们可以随意使用。但是只有奈登不行,必须有[他]的允许才可以以人形出现。我们猜测瞬移大概是有危险性的,可能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负担,所以[他]才会限制这种能力。”

    库伯接着说下去:“而[他]死亡之后,奈登也就相应地失去了化为人形和瞬移的能力,只能以原本的形态示人。而蝙蝠的战斗力……就是战五渣。”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