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
只会摸火柴人。
杂食党,会推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cp和作品

Minecraft◎2

    第二更。设定见我第一篇文章。

    刚才写完手贱给删了!!没备份!!我真是日了奈登了!(奈登:……你等等?!)

    好了再写一遍,悲催的凋零出现。

    (凋零:你过来,我们谈谈人生怎么样?)


    [ 11]

    地狱。

    非自愿地丢了一个脑袋的凋零十分不爽,然而根本不敢去碰Red eyes,只好随手拽住几只无辜的恶魂出气。

    于是Red eyes此时耳边充斥着比平时惨烈几倍的恶魂哭声。

    “吵死了啊。”虽然并没有切实的身体,他还是装模作样地揉了揉耳朵。

    “是……”恶气未消的凋零也只好挥手遣散恶魂们。Red eyes瞥了他一眼,笑道:“直接来揍我是不是比较好?”

    “不敢……”这简直是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凋零竭尽全力做出面无表情的样子。

    看着凋零的样子轻笑一声,Red eyes回过身继续自己的事情。他面前摆着一盆恶魂的眼泪。这种地狱特产当然和普通的盐水不同,恶魂之泪是一种特殊的介质,使用得当可以通过它水面的反射来得知主世界的情况。

    世界上没有第四个人会这个逆天的技能了。Red eyes手掌轻触水面,将自己的一部分元神输入进去。原本平静的水面开始荡漾起来,他在水面上的倒影的开始模糊,最后被一片绿油油的画面取代。

    “雨林……呢。”Red eyes挑眉,真不是个好地方。

    以他现在的修为,离开地狱最多只能在主世界待3个小时。而3个小时内想要在雨林里找到一个人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看来还是得尽快搞到一副身体才行……”否则主世界对自己而言仍然是一片禁区,Red eyes想。

    今天和[他]手下的交流被打断了呢……Red eyes清楚的记得,那股急剧压迫性的能量差点就碰触到了自己的元神,如果被捉住会被搅碎元神永世不得超生吧。

    看来创世神还是后悔了,打算彻底抹杀掉自己呢……“幸好地狱的灵气稀薄……”

    身为地狱的原主人凋零听了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心里更加窝火。但是他没法上去抽Red eyes的脸,因为自己根本打不过。

    凋零此时也十分后悔,早知道当初Red eyes落魄的时候就应该壮着胆子一口吃了他,日后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

    “好像有人在抱怨呢,”Red eyes看向凋零,幽幽地说,“我可不觉得自己有多好吃的样子。”

    迎着Red eyes的目光凋零不由得退后一步,“……”

    “你胆子真是小啊,究竟是怎么当上地狱之王的?”Red eyes嘲讽的说。

    “不是胆小,只是因为我被你杀死过一次。”凋零不由得回想起了自己和Red eyes的那一战。

    那时比现在更惨,三个脑袋已经掉了俩,胸口被剑刃撕开,露出被包裹在血色薄膜中挣扎着微弱跳动的心脏,手脚皆被折断,狼狈不堪地躺在地上。

    如死神一般的Red eyes脚步轻快地踏着自己头颅的碎块走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笑着说到:“如果不想看到自己的手下在面前被我屠杀干净……试着跪下来求我怎么样?”

    自己只能颤抖着屈下膝盖,以卑微姿态匍匐于对方脚下,低头的瞬间,染满血迹的钻石剑玩笑似的劈下,将自己最后一个头颅斩为两半。

    “喔……”Red eyes摸了摸下巴,歪着头似乎也在回忆那血腥的场面,脸上却分明是愉悦的表情,“是啊……我记得很清楚。你嘴里说着要杀了我,脸上却分明是无比绝望的表情呢……”

    凋零看着他,默默不语。

    “呼……别用这种眼神看我。”Red eyes面不改色地说,“我像是那种以杀人为乐的家伙么?”

    凋零点头。Red eyes大笑着摇头。

    “不不不……我还没有恶劣到那个程度。只要你乖乖臣服于我,我就不会对你做什么残忍的事……”他边说边心不在焉地敲了敲盆子,盆中恶魂之泪的水面再次振荡起来,最后雨林的画面被一座富贵堂皇的人类宫殿所取代,“只要你协助我取得了主世界,地狱该是你的还是你的……”

    “……是。”凋零咬了咬自己的舌尖,用力握拳。

    “你下去吧,让我自己待会儿。”

    凋零离开了房间。

    Red eyes托腮看着水面反射出的画面,皱了皱眉头。

    “[他]最强的元神居然落到了人类皇族的手上啊……啧,也是很麻烦呢。”

    不过想要称霸主世界,只凭他自己在地狱日复一日的修炼,不知道要再过几百年才能恢复巅峰时期的实力。

    所以Red eyes决定,去把[他]抢过来,化为自己的能量。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