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不会画画万年摸鱼党XD‖入的坑:
undetale,怪诞小镇,Minecraft,全职高手,盗墓笔记,龙族,九州,阳炎,无头,全职猎人。

Minecraft◎4

    更文啦!

    开学以后比我想象的要忙一点,所以以后只能周六日更文。

    质量……我摸着良心讲,差不到哪儿去……

    很大可能我周六日各更一次……

    好啦来看正文吧XD



[ 13]

   “呼……哈……”

   丛林神殿的深处,林倾竹扔掉了只剩一个把儿的斧头,靠在墙角弓着腰紧紧抓住胸口急促地喘息着。

    “真是的……过了这么多年质量还这么好啊机关都没坏……”缓过气儿来,林倾竹伸手摸了摸后背,几枚锋利的箭镞勾在了肉里,硬要拔出来一定会造成很大的伤口,要是在雨林这种湿热的地方伤口发炎就糟糕了。

    他将暴露在外嗯箭杆儿折断,忍着背后的疼痛继续向神殿深处走去。

    一个又一个回廊由陡峭的阶梯相连,逐渐深入地下,被藤蔓与青苔覆盖的石阶在火把幽暗的光芒下沉默着。林倾竹走着走着,突然感到脚下踩住了一个有点弹性的东西。

    镇定,丛林神殿里应该没有压力板和TNT……他小心翼翼地蹲下身去用快要熄灭的火把照着地面。

    脚下是踩住的竟然是一副破烂的皮革盔甲。林倾竹又向四周看了看,发现一旁还散落着不少类似的物品,还有一些残缺不全的剑刃和骸骨。

    “……战争也在神的住所里发生过吗,真是不安宁的时代。”松了口气,林倾竹从地上捡了一把断剑挥舞了一下,随后又收集了几块皮革绑在火把上用打火石点燃。火光终于亮了一些,虽然腐烂的皮革烧起来的气味并不好闻。

    皱着眉用手在鼻前扇了扇,林倾竹继续向前走去。

    走廊的尽头没有向下的楼梯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扇锈死了的铁门。不过他不用去思考如何开门了,明显有过更暴力的人开到过这里,铁门从中部以下整个被撞弯凹陷进去,与门框间空出了巨大的空隙。

    林倾竹从这个空隙里钻了进去。

    门内的房间充满了一股霉味儿。不知为何这里居然是个图书馆,成排的高大书架上密密麻麻摆满着腐朽陈旧的书籍。林倾竹随便抽了一本,从书架上落下的大量灰尘让他不由得咳嗽了起来,书籍的纸张并不是那种通常的一碰就碎,而是稀软如一滩烂泥,手感十分的糟糕。

    “噫,到底是为啥把图书馆建造在这么潮湿的地方……”嫌弃地把书一丢,林倾竹擦着手向图书馆深处走去。空气里水分很大,他背上的箭伤有些发痒,又不能伸手去挠,搞得他有点烦躁。

    重点是这里有这么多书,怎么才能知道自己想要的那一本在哪儿……

    一直走到房间最后,这里的几排书架都被粗暴的推到在地,书籍纸张也散落一地。还有一张大书桌也已经断了一条桌腿,歪在一边的墙上。

    林倾竹把桌子拉正,用烂书垫平桌脚,自己就手一撑坐到了桌子上。桌子不堪重负般发出吱呀呀的声音,但是并没有塌下去。

    “好像没什么危险的样子……”林倾竹将手里的断剑一扔,孩子气地晃悠着双腿。

    一本一本去搜索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只好冒险一试了。

    林倾竹闭上了双眼,平稳着自己的呼吸,慢慢地进入了冥想的状态。

    潮湿的空气,霉菌的气味,皮革燃烧的噼啪声,背上伤口的痛和痒,所有这些知觉一点点消失了。眼前是一片黑暗的世界,一无所有,可是又隐藏万物。

    世界的语言藏身于这片黑暗之中,只等待他找到它们。

    [预知之术],也是禁忌之术,使用的代价是透支自身的寿命。世界从来都不是慷慨的,预言师有时甚至根本看不到结局,有时看到了却不一定能够掌握和改变,但不论结果如何必须付出如此昂贵的代价。

    而且尽管是燃烧自己生命而侍奉君主的人,通常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等到林倾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之久,他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精神也更是萎靡。摇摇晃晃地跳下桌子,将自己摔倒在书堆中,林倾竹难受地侧着身子捂住胸口剧烈的咳嗽着。少许血沫溅到了地板上。

    “看来时间又紧迫了点儿……”好不容易平稳了呼吸,依旧浑身无力的林倾竹勉强摸了摸唇角的血沫,无奈地笑着,翻身仰躺在地上,呼吸着冰凉的空气。

    眼前的世界十分模糊晦暗,耳朵里也充斥着嗡嗡的声音,所有感官降低,变得难以想象的迟钝。

    所以林倾竹并没有听到Red eyes踏上地面时干净利落的脚步声。

    Red eyes熟门熟路地向林倾竹所在的地方走去。他以前为了获得力量而来过这里一次,铁门是他破坏的,书架也是他推倒的,但是最后他也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

    他找不到,不过林倾竹可以,他只需要从对方手里抢走就可以了。哪怕是体力精力旺盛的林倾竹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他在主世界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不过他有自信很快解决这事。

    林倾竹在迷糊之中感觉到似乎有气流从身边掠过,有个人站在了他身边。他脑海里突然清明了一下,挣扎着要站起来,右手胡乱地在地上摸索寻找那把断剑。

    随后他的手腕被人踩住,骤然加重的力道压迫着他的手骨。林倾竹痛哼了一声,感觉到那人似乎伏下身来。

    “别白费力气了。”那人说,“告诉我,[创世神的笔记](手动@基了个趴 ,借用名字一下#滑稽)在哪里?”

    冰冷粗糙的断刃抵上了喉咙,林倾竹睁大了眼,渐渐看清了那人的容貌。

    “Red eyes……你果然……”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

    “你们都以为我没办法摆脱地狱是么?不好意思……创世神留下的第一个地狱门一直存在着,我就是从那里出来的。”Red eyes将手中的断剑向前递了递,看着林倾竹脖子上的皮肤被剑刃边缘划破,渗出血珠,“要怪就怪你的神明那无意义的仁慈……让我活了下来。”

    “…”

    “别用看冷血动物的眼神看我。只要你帮我达到了目的,我就不会对你怎样。”

    “这活从当年以血洗城池为乐的你口中说出来真嘲讽……”

    Red eyes眨了眨眼。

    “在我活着的时候,或许我还有人性可言。但是我已经死了,而且可以说是死了两次。”他一字一句,缓缓地道,“你们根本没想过是什么东西改变了我,使我变成了你们眼中没有感情的,纯粹的恶魔。”

    “那不能成为你残害无辜的借口。”林倾竹艰难地在Red eyes沉郁的目光下露出笑容,“那只能加深你的罪孽。”

    “哦?”剑刃由致命的脖颈处下移到锁骨,随后有力地没入了皮肉之中。

    “唔!”本来就微弱的笑容扭曲了起来,但是林倾竹似乎没有停口的打算,“哈……你经历的一切痛苦…还有一个人也完完整整的经历过……然而你们的选择,却背道而驰……”

    “…是啊,那个傻子。”Red eyes满不在乎般咧开了嘴,“我的兄弟Brine……或者他现在被称为什么?英雄?Herobrine?……可笑。”

    他猛的抽出断剑,抬起脚踹向林倾竹的肋侧,看着对方满面痛苦的蜷缩起来。

    “别跟我提他,我会控制不住的。”他将手指绕进林倾竹被汗水沁湿的黑发中,用力揪住它们,强迫林倾竹抬起头来与自己对视。赤色的双眼中似乎有别样的情绪一闪而逝,“别废话了,告诉我笔记在哪儿。”

    “呼……你知道吗,我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了……所以,我不怕死。”林倾竹虚弱地喘息着,虽然没有力气勾起嘴角,却有星星点点的笑意从嘲弄的眼神中流露出来,“你能答上来我一个问题的话……我就告诉你。”

    “凭你现在的样子也有胆量谈条件?”

    “没关系……既然不愿意,那就杀了我嘛,如果你愿意自己一本本翻过去的话。”

    “很好,等我拿到东西后你会死的比较惨……你问吧。”

    “噫……可怕。那么听好了,我的问题是……”

    林倾竹专注地盯着Red eyes的眼睛。

    “你原本的名字,是什么?”

    Red eyes握剑的手指突然紧了紧,赤眼中因为被被冒犯而产生的怒火很快被回忆的浪潮扑灭。

    自己原本的名字……

    “原本”是指什么时候呢?

    是什么都还没有发生过的时候吗?

    单纯的仰慕,单纯的生活的时候吗?

    ……

    Red eyes松开了揪住林倾竹头发的手,将断剑扔到了一边,发出清脆的响声:“名字……吗。”

    “别跟我说"那种没意义的东西已经不记得了"……你既然记得住兄弟的名字,也记得住自己的吧?”

    Red eyes瞥了他一眼:“还有力气说话啊……”

    “……你再来一下就说不出来了,考虑一下让我多活一会儿好吗?所以说,你的答案?”

    片刻的寂静。

    “Steve。”最后Red eyes闭了闭眼睛,吐出一个有些陌生的词语。

    林倾竹挑眉:“……现在我信了。”

    “什么?”

    “信你不会杀我……东西在你左手边第八个书架上第九层,右数第十四本。”他努了努嘴指点方向,“书页是空白的,不过你用元神的话应该可以知道怎样使用它。”

    “你哪儿来的自信?”Red eyes依言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看似十分普通的书。翻开书页,里面的纸张并没有腐坏。他试着将元神输入进去,一片空白的纸页上有什么东西闪烁起来,渐渐地浮现出一页神秘的的文字。Red eyes收回元神,将书合上。

    林倾竹干笑了两声:“呵呵……那我求你,能不能别杀我。”

    “哦,是不是我待会儿还要给你拔个箭头,接个骨头?”Red eyes知道自己刚才踢断了人一根肋骨。

    “咳……没想到你还是一条龙服务……”

    “其实我比较喜欢先杀人再鞭/尸最后挫骨扬灰的过程。需要么?”

    “……谢谢,不过请让我自生自灭好么?”

    “好,再见。”

    Red eyes清脆的脚步声渐渐远去了。林倾竹闭着眼躺在地上,静静地等待自己的体力稍微恢复一些。这一躺又是半个多小时。

    “我真是日了……了。嘶肋骨好疼……诶哟……”林倾竹咳嗽了一会儿,吐了几口血,苦笑着扶住身边的书架站了起来,“下手太他妈狠了……”

    他趔趄着走到刚刚Red eyes取书的那个书架边,取下了另一本书。

    “嗯,阴了他一下,下回估计会被他打死诶……”

    在用预知去寻找真正的笔记时,林倾竹已经预知到了Red eyes的到来,也发现创世神有一真一假两本笔记。

    所以他就把假的送给Red eyes了。

    “希望那本不是质量不合格产品……不能以假乱真的话我就惨了……”挪到桌子前从背包里取出药物收拾锁骨上的伤口,林倾竹将真的笔记妥善地放好,接着又咳嗽起来。

    “不过能不能活着走出丛林……还不知道呢,搞不好真的要自生自灭了……”



——

   H叔终于出现完整名字了有没有……

   哈哈其实说是没有Steve,结果红眼儿当年就是天真无邪的Steve2333

    没错真的是兄弟哦。

    至于Notch,和Herobrine不是亲的,是结拜兄弟2333(这迷之设定)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