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不会画画万年摸鱼党XD‖入的坑:
undetale,怪诞小镇,Minecraft,全职高手,盗墓笔记,龙族,九州,阳炎,无头,全职猎人。

Minecraft◎5

    更文更文!

    奈登曰: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我们来谈个恋爱缓解一下气氛。

    虽然很想写出傻白甜,可是写完发现只有傻。

    算了就当是再熟悉熟悉人物性格好了(扶额)

[14]

    克莱尔打开房门的时候吓了一跳。几十只的蝙蝠在屋中盘旋,仿佛一阵小小的深色旋风。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你们回去吧。”

    身在旋风中央的床上躺着的奈登遣散了蝙蝠们,看着克莱尔笑了笑。

    “没关系……”克莱尔小声地说着,走上前来,将手里的东西放下。那是一只被长箭直接贯穿头颅的兔子,摸上去还温热。

    奈登毕竟是只蝙蝠,吸血是本能,虽然他也会吃肉和很多水果。他用勉强能动的爪子扒拉了一下死兔子,有点不好意思:“那个,真是麻烦你了……”

    克莱尔摇了摇头,转身走到房间角落里的柜子前,背对着奈登取出一些药物和绷带准备给奈登换药。借此机会奈登将自己一对儿尖牙扎进兔子的颈部,吮吸起新鲜的血液来。

    这么野蛮的吃相让女孩子看到用觉得有点丢脸啊,奈登大口地吞咽着,带着腥气的温热的液体沉沉地压着舌头滑进喉咙,剩下的只有等待这些液体在他体内转化为能量。

    进食完毕,奈登满足地抬起头舔舔嘴唇。克莱尔这才磨磨蹭蹭地拿好东西。奈登向里挪了挪,她便坐到床边上。

    克莱尔身为骷髅射手,哪怕是以这种与人类相近的形象出现也还是显得过于单薄削瘦,宽松的白色长衫里显得空荡荡的,关节处有很清晰的棱角,走路时好像还能听到骨头相撞的噶拉嘎啦声。

    她小心地将奈登的双翅展开,用小刀划开裹在翅根关节处的绷带,卸下用做固定的木片。伤口并不大,重点是要骨头长好还需要一些时间。克莱尔清理了伤口,检查了骨头的位置是否正确,之后再用木片固定,缠上新的绷带。

    “还有多久才能长好?”

    “虽然你比一般生物恢复速度要快多了,但是还是要等两天。”

    “嗯……”奈登轻轻地前后摆动了一下双翅,疼痛让他皱了一下眉。克莱尔再次帮他收起骨架。

    “你都不好奇为什么我会恢复的这么快么?”

    克莱尔抬头看了奈登一眼,没言语。

    好像不太容易搭讪呢。奈登歪了歪头,然后索性借着机会往克莱尔怀里一窝,刚开口想要说点什么,就感觉到有什么人站到了门口。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奈登你要不要脸啊对方是女生诶女生你居然敢往人怀里靠?克莱尔你让开我来帮你打死这个老色鬼!”

     奈登默默问候了对方祖宗:你全家炸了。哥就泡个妹子而已还什么都没干呢好吗?“库伯,你知不知道当电灯泡是要遭雷劈的?“

     “呸!我才不会闲着没事儿劈自己。奈登,人老了也不能倚老卖老啊你这简直是僵尸牛吃嫩草了我跟你说,你的脸呢,脸呢?”库伯抱着手臂靠在门框上,抬了抬下巴,脸上满是打趣的表情。

    克莱尔略微感到尴尬地动了动肩膀,奈登一秒钟缩回了头,心里恨不得掐死库伯。

    “库伯!”门外又远远地传来了叫声,“祖鲁回来了,找你呢。”

    “你快滚滚滚。”奈登立马借机赶人。

    “噫----”库伯最后扮了一个鬼脸,跑走了。

    屋内两人一时间很有些尴尬……奈登烦恼地挠挠脑袋:“呃……对不住……”

    “没有,其实你……”克莱尔轻轻摇头,奈登看她时发现对方白皙的面容上出现了一抹绯红,“毛绒绒的,很可爱。”

    “啊?啊……”奈登有点懵,“谢谢夸奖……”

    “嗯……我,我先走了……”丢下最后一句话,克莱尔转头就跑出了房间。

    几秒后出现在门口的是看上去有些困惑的斯帕特,她向走廊张望了一下,又看了看显得有点呆滞的奈登:“你们刚才干什么呢?克莱尔怎么见我就掉头跑了?”

    “什么都没……”奈登毫不怀疑如果被斯帕特知道自己扑到了克莱尔怀里,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祭日,“我能问你点儿问题吗……”

    “什么?”

    “克莱尔……喜欢毛绒绒的东西?”

    斯帕特似乎思考了一下:“是吗?这个我没注意到啊。”

    “那她都喜欢什么……”

    “……你问这么多干嘛?”斯帕特八只眼睛同时眨了眨,那场面比较吓人。

    奈登表示亚力山大:“啊只是总让她照顾我感觉不好意思,我就想问问她喜欢啥回头送个礼物表达谢意而已……”

    “…是吗?”斯帕特身后的八只腿儿摆动了几下,“克莱尔没什么明显的喜好。可能会比较想要人类的裙子吧。”

    “诶这样啊…谢谢你了……”这个对奈登来说并不是特别难办的事情。

    “不谢,你先歇着吧,我去找克莱尔了。”斯帕特走时随手带上了门。

    奈登仰躺在床上,傻乐起来。

    另一边。

    “你说奈登要谈恋爱了?”祖鲁赤裸着上身一副大爷样斜倚在椅子上,手里还拄着剑,“别逗了,他都多大岁数了,脸还是得要的吧。”

    “说的跟他有脸似的。”库伯手里拎着祖鲁脱下来的沾满血迹的衣服,一脸嫌弃,“还有你,你怎么没被凋零打死呢。”

    “你居然这么说,我心好痛。”

    “……你他娘的抽什么疯!”库伯抬脚就去踹椅子腿儿。祖鲁当机立断翻身从椅子上跳下来,接着无辜的椅子便连带着旁边地板上[伤害药水]的空瓶被库伯一脚踢飞。

    “做人啊要淡定。”祖鲁轻飘飘地看了一眼粉身碎骨的椅子,按了按库伯的肩膀,“咱们还是来谈谈奈登的事儿好不好。”

    “不好,这事儿还没个谱呢。你先说凋零是什么态度。”

    “嗯,他不同意。”

    “卧槽啊凋零三个脑袋白长了怎么这么傻!那Red eyes压他这么多年了现在有个好机会这怂货连背后捅刀都不会?”

    “人家高风亮节不乐意玩儿阴的,我也说不动,那就算了。”祖鲁耸肩,从库伯手里拿过自己的脏衣服擦拭着铁剑。

    “算了?算了个屁啊!”库伯怒拍桌,“不知道就算了,现在我们都知道了Red eyes是那么危险的人物还不应该抓紧时间除掉他?”

    “这不打不过吗,那边儿还有个凋零呢。”

    “凋零?凋零算个蛋……嗯……”库伯觉得拍桌子的手有点痛。

    “要是凋零不配合,我们几个哪儿能搞的倒Red eyes,你没听奈登说吗?Red eyes和Herobrine大人比也差不了多少。”

    “啧,但是留着他总感觉很不安心啊……”库伯叹气,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然后懒洋洋地趴在桌子上。

    “等复活了Herobrine大人再说。而且我看Red eyes存在也并不完全是件坏事……他的目标暂时只是人类的国度,可以帮我们缓解很多压力。”

     祖鲁揉了揉库伯的头发,然后向与这个房间相连的另一个小房间走去:“我去洗个澡,你找点吃的给我好不好?”

    “饿死你算了……”虽然这么说但库伯还是站了起来翻找了一下乱七八糟的储物柜。

    “祖鲁!”边翻边问,“土豆吃吗?”

    “吃。”答复伴随着稀稀拉拉的水声传过来。

    “肉呢?”

    “嗯。”

    “牛奶喝吗?”

    “来一杯。”

    然后等到祖鲁一身轻松地走出来准备大吃一顿,发现桌子上摆着的是几只发芽的土豆、腐坏的牛肉和发酵到粘稠的牛奶。

    他抬起头来四下看看,始作俑者库伯当然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日,库伯你别让我逮着,非干死你不可。”祖鲁黑着脸拉开门走了出去。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