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不会画画万年摸鱼党XD‖入的坑:
undetale,怪诞小镇,Minecraft,全职高手,盗墓笔记,龙族,九州,阳炎,无头,全职猎人。

Minecraft◎8

    _(:_」∠)_先自我检讨,好好儿的国庆假期,然而我并没有写什么东西。

    虽然最近的确有点麻烦的事发生但是,本职是更文的我没更就是我的锅_(:_」∠)_请把我炖成一锅狼肉汤。

    好喝的话下回再炖(喂)

    短小的……更一点。如果我作业写完了(望天)就大更特更。


      

    [17]

    “你确定你完全康复了?”

    “没问题。”奈登欢脱地将自己倒吊在房顶,拍打两下双翼。

    祖鲁费劲儿吧啦仰头看:“……那就滚去工作吧小蝙蝠。”

    “哦,对,说到工作,我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们……”奈登活动着双翼上的关节,“人类的一支军队已经抵达了古德山脉东侧,人数吗……不多,大概一万上下。”

    祖鲁楞了一下,一下子从椅子上蹦起来重重拍着桌子:“一万人?!你管这叫不多?你知道老子手底下有多少人可用?”

    “咱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动辄几十万的军队也见过,你会怕区区10000人?”奈登说。

    “那是什么时候?一百年前十多万人我都拿的出来!现在又是什么时候?我这才三万多点儿人我敢干什么?”祖鲁拍桌子拍累了,又复坐下,叹口气。

    奈登“咯咯咯咯”地笑着:“别闹,我知道你兴奋的很,你可是只有一个人也敢往上冲的二愣子。再说谁让你一个人打了,克莱尔的部队也有两万之众,你们只要配合的好,5000人也能干翻他们10000人。”

    “好吧,你懂我。”祖鲁挠了挠头,“可是这10000人,只是人类的先头部队吧……干完这一批人类该更警觉了吧。”

    “对啊,所以我在想Red eyes现在在做什么打算。他只要有点动作我们就多轻松一会儿。”

    “不管了……我先去点点兵。几百年没舒展筋骨了……”祖鲁起身向房间外走去,“你还有什么消息?”

    “…我也要出去一趟。去见一个人。”奈登淡淡地说。

   

     [18]

    凋零怀里抱着一只小恶魂,坐在岩浆湖边打着哈欠。身后的Red eyes正在一座黑曜石门前来回踱步。

    “…你很兴奋?”凋零回头看了看。

    “没有。”Red eyes一脸微笑,看的凋零打了个哆嗦。

    凋零回过头去盯着沸腾的岩浆海。小恶魂在他怀里蹭了蹭,他松开手,小恶魂便慢悠悠地飘走了,在他面前意味不明地来回翻滚,好像小孩子在兄长面前撒娇。凋零笑了,伸手扒拉几下小恶魂:“去,一边儿玩去。”

    Red eyes停下来歪头看着凋零和小恶魂:“你也一百多岁了,还是个小孩子一样。”

    “…我才没有。”凋零低声,并把蹭着自己脸的小恶魂推向远一点的地方。

    Red eyes过去坐在凋零旁边,并且恶意地抬手去揉凋零的脑袋。凋零满脸不乐意,后仰着要躲,Red eyes简单粗暴地揪住他衣领,生生把凋零的短发揉成一团鸡窝。

    “你!……你能不能不这么折腾我?我还有一帮手下在看着呢好吗?”凋零郁结。

    “几十号人而已。”Red eyes淡淡地。

    凋零再次回头看了看,几十只烈焰人和两只恶魂都一脸“大王我们什么都没看到”这种欲盖弥的表情,不由得捂住了脸:“…我还想问,凭你我的实力就去偷个东西,还用得着带上这么多人?”

    “说的轻松。”Red eyes试图挑逗那只小恶魂,“Herobrine的元神,对人类来说是多强大的一种能量?肯定会被严密保护起来。再者我们是去人类国王的宫殿里,我可不想浪费时间去对付一堆守卫。”

    Red eyes戳了几下小恶魂,小恶魂哭唧唧地摆脱了他扑到凋零怀里。凋零安抚着小恶魂,撇了撇嘴:“麻烦,直接炸平好了。”

    “蠢。”Red eyes手动斜眼,“真当人类都是吃素的?被砍成两截的话我可不救你。”

    “……我哪儿有那么弱。”凋零更加郁闷。

    Red eyes挑剔地看了看凋零,嫌弃地:“……一般吧,啧”

    “……你走开。”凋零恨不得把小恶魂糊到Red eyes脸上。

    Red eyes悠悠地看了他一眼,站起身来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行了,别废话了,走吧。”

    凋零也站起来。小恶魂跟在他身后走了两步,被凋零推开,嘤嘤地哭起来。凋零停了停,回头看一眼小恶魂:“别跟着我了,不小心死掉了”

    Red eyes拿起打火石点燃了黑曜石,打开了那扇巨大的地狱门。凋零走上前去和Red eyes并肩。

    “不会害怕吧?小凋零~”Red eyes笑道。

    “……滚。”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