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
只会摸火柴人。
杂食党,会推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cp和作品

        半夜诈尸一次_(:_」∠)_高三好累哦。放纵一下(喂
        就是想发个摸鱼和脑洞而已(摊手)今晚要熬夜,明天早上再删软件重新滚去学习……

[●如果遇见平凡
[Wolfen]
  “啊……”面前的青年听到这个问题时似乎有点意外,“是个好问题呢。”
  他说话时侧身站在书架边抽出一本红色封面的厚厚的书籍,而后转身面向了我,异色的双眼半眯起来,露出轻微的笑意,“[平凡]……那可是我一直梦想的东西。不过嘛。”
  “也只是梦想罢了,那是种不能刻意去追求的东西,否则只会离目标越来越远。”他稍稍垂首,修长有力的手指在书脊上划动着。想想那双手握住刀的时候是多么有力,又有曾经多少次沐浴在鲜血中,现在却平和地抚摸着那本旧书。我好像知道了为什么很多人都在质疑这个年轻的副指挥官,这人看上去真的不像当长官的料,但是我还记得刚进门和他握手时触碰到他掌心里厚厚的刀茧。
  “好啦,具体的坐下谈吧。想喝什么吗?”在我一出神间他无声地越过我身边,顺便以温柔的力道环着我的肩膀让我被半强迫地转了个身面朝那套干净的浅色沙发,“虽然我这里大概只有白开水和酒……哦,茶叶可能还剩点。”
  的确,他家餐厅就是用一扇大酒柜与客厅划分开的,里面摆满了各种形状的酒瓶,琥珀色的酒液在这个阳光正好的下午呈现出温润的颜色。
  可是资料上说他并不是喜欢饮酒的那类人,那扇酒柜的存在就十分意味不明了。
  征求了我的意见后主人暂时离开书房去泡茶,走前顺手把刚拿的书搁在了书桌上,笑着对我说“别太拘谨”。于是我翻了翻那本书的内容,居然是一本古老的史诗,记录着几百年前大陆上征战的故事。
  我随手打开笔记本记下这点小细节,据我所知Wolfen只在6-10岁时接受过正规的学制教育,之后便因为某些原因辍学,在18岁应考军校时成绩却还过得去,尤其是文科方面,可见他一直在坚持自学。
  暂且停笔,我再次环顾这间风格简约的书房。房间不大,或者说被那些靠墙的巨大书架占去了大部分地方,剩下只摆了一张沉稳的实木书桌,和我现在坐的会客用的一套小沙发和茶几。在南墙上安装了巨大的玻璃窗,角落里堆着几只看起来很柔软的靠垫,似乎在像今天这样阳光好的下午主人会窝在那些靠垫里舒服地晒着太阳读书的样子。
  我突然觉得我在这个点儿来可能打扰他晒太阳了,真是个闲适的爱好啊。真的不像他会做出的事。尽管我亲眼见过他的战场上的样子,再面对面前这样的景象还是忍不住怀疑自己的记忆。
  这里的一切都弥漫着祥和的气息。我开始斟酌一开始向他提出的问题了。
  如果遇见平凡,Wolfen先生会想要一种与现在截然不同的生活吗。
  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好像很多余诶。
  可是从他最开始听到这次专访的主题时流露出的神情让我坚持了自己的想法,那是一种带着怀念和决绝的目光。Wolfen先生的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在目前流传的他的履历,26年的人生只有不多描述,大部分篇幅还是在后文他的战争生涯里,而前22年每段时期通常只有概括性的几行字,甚至15-18年整整三年都是空白的,这大抵是由于他的家族也很是神秘,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导致坊间甚至有流传这样的说法,说Wolfen和他的父亲Rodolf其实都具有皇室的血统。
  当然这种说法未免太大胆了,也没有什么确实的根据。但事实上我们对他们的出身了解的确很少。
  “久等了。”
  胡思乱想一通后,主人已经倒茶回来。我道了谢,先习惯性地端起茶杯小小地抿了一口,平静心情做好访问的准备。比起端坐的我,Wolfen更加随意地放松身体向后靠着沙发,手里端着挺居家的白色瓷杯。他没有喝茶,那只是一杯白开水。对哦,他对茶水也不太感兴趣来着。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Wolfen这回笑的时候露出了一口白牙,“老实说,我还挺期待的。”
  我放下茶杯,打开了录音笔放在桌子上,没有去看问题本,那些问题早就深深的印在我脑海里。
  虽然这次的主题是关于平凡,但是您一出现就仿佛一个传奇诞生,有很大的神秘色彩,在那之前民众对您知之甚少,民间有些声音表达出对您的好奇甚至质疑。您对此有什么想法?在这次采访中是否愿意透露一些关于您过去的经历和身世的信息?
  “哈哈,他们都说我这张脸长的太人畜无害了,还真是。看起来完全不像个军人嘛。”Wolfen闭上了右眼,只留下一只蓝莹莹的眼睛里盈满笑意,“唔,你不就是代表民报来替他们问问题的嘛。关于身世经历什么的,组织上已经有了规定,我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内透露,你请问吧。”
  谢谢。那么……我们从头开始吧,是否能够谈谈关于您家庭的情况?您幼时收到怎样的家庭教育,这对您未来的生活有怎样的影响?
  “唔,勉强算是一个商人家庭吧,比较富裕,我的爷爷是商界还算有名的人物。不过我从小没有太多接受到商业方面的教育,似乎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继承家业。”Wolfen几乎没有停顿,流畅地叙述着,“我的母亲在我出生后一年病故了,所以我从小只跟着父亲爷爷长大。爷爷的手下人也都是男性居多,所以说是个比较单调的环境吧,没有什么与异性交往的经验,这种情况大概直到我十几岁开始叛逆期之后才有所转变。
  “家教嘛,说不上严格,只是些关于礼貌和尊重的启蒙教育吧,像是‘吃饭时要等长辈先动筷子’啊之类。不过我认字好像挺早的哈哈哈。真的没有关于商业的教导,有的时候爷爷的合作伙伴来家里商谈事情也会带上他们家的小孩来陪我玩儿,那些孩子都是一副老成精明的样子呢,和傻乎乎玩乐的我不一样,听说人家孩子很早就开始算数啊统计啊这些教育,为了继承家业也真是辛苦啊。当然论玩乐我好像也比不过他们,什么俱乐部啊那些有钱人聚会的地方我很晚才接触,倒是被他们教唆着很小就学会了打扑克牌,麻将什么的……咳。”
  他不好意思一样摆摆手,带着回忆的神色接着说下去。
  “总之,童年是很无忧无虑啦,除了每天跟着父亲拿着刀挥来挥去之外。哈,你看起来很惊讶嘛,没错,我最开始是从父亲那里接触到刀剑这些兵器的,他亲自教导我,对我总有些某些期望的样子。”
  的确让人惊讶……未经登记私自持有武器在那时也是严重违法的呢。
  “我家还不是一把,十好几把呢,哈哈,得亏那会儿没被警察叔叔抓走,要不然今天就看不到你这个可爱的表情了。不过,那会儿没人来查我们。”他调侃了我一句。
  …那么,您的家族一定有一些背景能够躲避稽查?
  “哦哦,不要说的这么像我家是做违法生意的一样……事实上我爷爷的事业经过申请是允许持有一些武器进行必要的——工作吧,嗯。爷爷的很多产业一直是正经合法经营的。”
  很多?
  “当然还有很少一部分……是爷爷最开始积累财富发家时干的营生,有些是违法的,比如斗犬,当时都是些不能搬上台面的生意,因为被认为是十分残忍的生意。我爷爷年轻时也很热衷于参与这种带着赌博性质的活动呢。”
  这样啊……
  “你看起来像是很期待我出身于什么黑道世家杀人越货之类呢?”
  哈哈,您真幽默。那么您曾经接受过正规的小学一至四年级的教育吧,那段时间又是什么情况呢?

——TBC(怎么搞的我像给自己开了个坑x)
        很久没写东西了想我当初还自诩写手咧(揉脸)
        写自家孩子的文大概不吃香所以能看到这里的也不多吧。谢谢你u.(比心形)
       啊剩下都是随口念叨。好累哦。
        高三前两次月考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没有复习,考的,很好……这次期中大概没这个运气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呃。
        特别紧张,因为觉得自己啥也没学哦……前桌垄断年级第一后桌常年年级前五,我在中间呆的好焦灼。而且我就是啥也没学哦……懒成sans(不)没法用心脑袋里装满了走来走去的小人儿给我讲故事噗u.
        啊我是个只想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人。但是那样活不下去啊要命。
        还有一个星期期中啊(揪领口)
        但是这么说呢在我好几次起床的时候嗷呜嗷呜哭着跟我妈说“怎么办我没有努力什么也不会”,我妈大概觉得我也太脆了……之前和她谈过养猫的事,一直没同意来着,结果昨天跟我讲期中之后给我养………………。说是看我压力好大养猫逗我缓解压力的……
        我爹娘绝对是天使啊!(合掌)
       不过我怎么这么脆哦到高考还不得吓死23333
        不能怂小狼崽儿不能怂。
        但是学校好无聊哦233不是没有朋友啦我从小到大混得人缘很好,大概天生脾气小。
        然而有些事只能向你们这些未曾谋面的朋友说啊,脑洞什么的u.
        啊说了好多废话明天考单词我还没背哦(。
        没睡的也早点睡吧。想想明天帝都要是没有霾体育课就可以打篮球了。心情大好,我已经长胖很多了…

       那么,夜安u.
       编辑一下,趁着期中考试前把自己家柴的tag定下来,源于和朋友聊到我以前写过的东西中有一篇只写给她一人看的“记忆像铁轨一样长”。tag名“环状铁轨”,先用这篇占住,等不到一年后了万一被别人占了怎么办x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