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
只会摸火柴人。
杂食党,会推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cp和作品

        囤个人设。本来是生来参加企划的,顺手就脑补了一下(基本没啥用)的背景故事,方便以后丢自家主线里玩儿(
        可怜他刚出生几天(?)就被我给刀了2333
        有很多瞎**脑补,不足之处还请指正。

脑补了一下森村 裕小朋友的剧情(
        家里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父母都是体面人大概,父亲身体一直不太好…哥哥大他很多岁,也很严厉,长兄如父嘛xxx
        在裕小学时候犯错了会被哥哥打x所以对痛觉很敏感,但是会忍住,忍不住会更疼(

        小时候没什么主见,就是听兄长父母的话,在学校也中规中矩,脑子没那么灵光,也就中流水平,但是家里要求很高。

        裕原本是,天生性格比较内向的那种,但是家里就,要求是,出门什么自信阳光得体大方不能怯场最好还能侃侃而谈古今中外无所不知。他能做到正常的社交礼仪,但是对那种大人们觥筹交错的社交场合非常反感。

        考高中的时候失利了,在二流学校念书,因为太老实被不良欺负x因为那段时间压力很大也有些暴躁,高中开学两个星期后人生第一次跟人动手23333
        因为对方人太多最后被揍得很惨,回家也被骂得很惨(
        超委屈。在学校还会被变本加厉的欺负,抢走午饭钱什么的。
        学习也没办法专心学,回家就要被训,虽然因为年纪大了哥哥不再动手,但是体罚还是有的(

        升上高二后在学校里也算是“前辈”了,其实打架很猛的,被三年级的不良胁迫着收一年级新生的保护费,大概就是从那会儿开始走歪,真的念不下去书,因为被不良纠缠在学校也没有朋友,家里也很严格,开始从别的途径找方法放松自己。
        后来喜欢上了偷东西那种刺激的感觉xxx就,偷东西其实是个障眼法的原理,转移目标的注意力,找准位置,然后快准狠地下手,再销赃,他觉得很有趣。一开始只是报复性地偷高三不良的钱包,后来觉得真好玩儿……一开始手法还比较低级,撞你一下那种,下手不快会被发现,然后会被揍2333
        空闲的时候他就会琢磨怎么能不被发现,怎么做最自然,有意识地开始练手上功夫,直到开始上街偷东西。
        还自学了开锁技术,脑子都用在这种地方了x
        不过他只是觉得好玩儿而已。因为生活太痛苦了,必须找一个事情刺激自己。知道偷盗是不对的,可是停不下来,每天想着怎么改进技术的时候脑子才会动一动,其他时候就权当自己是块木头。

        有一次在街上摸人钱包的时候点儿背摸到一位下班巡警身上,被当场摁住了2333
        父母知道了当然……父亲暴跳如雷那种,抄起手边东西就揍他,一边打一边骂,大意就,丢了家族的脸啊,不孝子啊,老子就不该生你啊之类。
        当时妹妹还很小,那时刚上初中,平时被兄父宠着没见过这样场面,吓得哭起来,被母亲带到里面房间了。外面就剩下父子三个。裕真的没有还手。
        但是父亲本身身体就不好,被他一气,就,一口气上不来那种,心脏病(大概)犯了哐当倒地上了。他瞬间被抛到一边,一家人急忙忙地送父亲去医院。
        他歇了一会儿,爬起来冲了个澡,换了身没有血迹的干净衣服,脏衣服放在浴缸里烧成灰,把自己房间东西简单收拾了几件就离家出走了。每天照样上学,但是不回家了,等学校关门再偷偷翻回来在教室凑活着过了一个夏天。

        父亲住院了,很严重。同时妹妹体检检查出了遗传病,也需要手术。本来家里家底还算殷实,但是父亲和妹妹做完手术再修养身体,花费很多。裕想了很久,自己跑去办了辍学手续。
        然后找了个临时工,包吃包住一月结一次钱那种,工资不高。他每个月偷偷在凌晨把钱装进空白信封塞进家门口邮箱然后回去。

        两三个月之后吧大概,他工作被调休了一天,没什么事做,突然想回家看看,顺便把这个月的钱带过去。
        哥哥上班去了。妹妹手术后恢复的很好,已经上学去了。但父亲身体仍然非常虚弱,母亲全职在家里照顾父亲。他把信封塞进去,偷偷翻墙进自己家院子藏好,偷听父母对话。刚好赶上送报纸的日子,钱很快被母亲拿进了屋里。
        但是父亲看着那个信封破口大骂,让母亲把钱丢掉,说不需要那个没出息的儿子偷的脏钱。
        没忍住,哭出声了,没发现了。这次终于没挨打。第一次和父母正面对峙了,第一次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没什么用罢了,于是彻底和家里断绝了关系。
        再次气着了父亲,不久之后父亲病情突然加重,去世了。

        葬礼上都没提到裕,仿佛这家根本没有这个次子一样。裕和家里断绝关系之后一直不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当然也没有人找他让他去参加葬礼。直到有一天在街上撞见原来学校那些不良,被嘲笑是“气死了父亲的孽种”才知道。
        最后赶上了下葬的那天,远远地藏在墓园角落看着,等人走光了才偷偷过去,盯着墓碑看了好久。

       然后过了一段非常混乱的日子,也不打工了,又开始偷东西,结交了街上的小混混,有时候会被带着去喝酒。有一次喝醉了和他们出去闹,被栽赃了一起持刀抢劫案,因为还没成年,蹲了一年少管所。

        18岁出来之后因为学历和案底,找工作只停留在打零工的阶段,没法找到正经工作。最后觉得干脆做坏人得了,随心所欲地生活了一阵子,白天打工晚上行窃,工资存到银行卡里偷的钱只偷现金。

        期间家里搬走了。他费劲儿扒拉找到新的住址,偷偷去看过,好像没有自己家里生活也挺好,大哥年少有为,妹妹也乖巧懂事。偷看了家里银行卡号后回去,找人开了一个银行账户,装作某种抚恤金每月给家里打一点钱,这回没被发现233
        给家里寄的都是打工挣的,自己平时挺节俭,没的用了就出门干一票就是了x

[以下是未成年人不要看的部分2333
        是攻方的几率比较小2333是,是那种,有点内向又温和的性格,不想和人争什么,随波逐流过日子的人,不是很有侵略性。做攻方大概,有点迟钝又温和那种2333
         然后我他妈想看他被日啊!!!(小声嚎叫)就,攻方强势的话,他逆来顺受惯了虽然象征性地反抗两下骂两句……因为怕疼可能还会哭,一边小声骂“你他妈是变态吗”一边爽到**什么的……不过因为小时候家里的要求,很少开口求饶示弱,叫唤还是会叫唤的,就,可以尽情欺负!!!(啧

……好了脑完了,我去背近代史了,悲伤大学生(抹泪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