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不会画画万年摸鱼党XD‖入的坑:
undetale,怪诞小镇,Minecraft,全职高手,盗墓笔记,龙族,九州,阳炎,无头,全职猎人。

Minecraft◎3

    第三更!因为我不想补作业而来到的短小更文。

    话说为了避免某些可能会出现的不必要的麻烦……我声明除了在loft之外,还在贴吧上发文了。我的百度ID是狼亦有道de狼笛。

    好像没啥可说的了……我们继续来虐凋零吧(一本正经)。

    [ 12]

    地狱。

    凋零坐在一只恶魂的身上无所事事地在自己的领地里游荡。

    除了或炽烈或沉郁的红色,视野里并没有其他色彩。

    然而这种颜色使凋零不得不回想起Red eyes。

   

    说实话,他真的很害怕Red eyes。被人切菜一样把脑袋砍下来怎么想也不会是美好的回忆。

     那是尚且年幼的他头一次见识到足可以[碾压]自己的实力。

    如果说天生就是地狱主人的凋零实力不济那绝对是假话,地狱是凋零的故乡,在这种遍布岩浆的地形中凋零的实力可以得到最大的强化。

    然后就被Red eyes嘲弄般的击败了。

    无可奈何的臣服。

    实力的差距不理会任何借口和自我安慰,只是日日夜夜提醒着凋零这令人绝望的事实。

    不断地反抗也无济于事。凋零清楚的记得Red eyes给过他的惩罚,浑身上下血肉模糊深可及骨的伤口虽然早已愈合,但痛感似乎还依旧不知疲倦地穿越了时间和空间,沿着神经来回飞跑。

    曾经他也有机会结束这种日子。

    当Red eyes被完全击溃,失去了肉身,只剩下虚弱的元神狼狈地逃回地狱时,凋零有机会去终结这个奄奄一息的生命。

    可是当凋零看到濒死的Red eyes时,无论如何也无法下手。

    去杀一个无力反抗的人是凋零始终拒绝去做的事情,哪怕那是折磨了他无数次的Red eyes。

    如果真的那么做,似乎和以看到别人痛苦为乐的Red eyes没有什么差别。

    更何况只有光明正大地凭借自己的实力去击杀了Red eyes,才算得上用敌人的血洗刷自己的耻辱。

    虽然这么说,但凋零也没有善良到愚蠢地去给Red eyes治疗,他决定放任不管,任其自生自灭。

    最后Red eyes还是挺了过来,经过百年的休整,恢复了一些实力。

    最近又死心不改的计划征服主世界了。

    “说起来……最后击溃Red eyes的人,到底是谁啊?”凋零实在不敢想象还有实力与Red eyes相当的家伙在主世界存在,那主世界的怪物得生活的多么水深火热。

    “EOE----”

    正胡思乱想着,身下的坐骑恶魂突然发出了哭泣一般的叫声,向着某个方向吐出了一个火球。

    难道还有人来地狱吗?拿了我一个脑袋还不够?凋零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指挥恶魂向着那个方向飞去。

    恶魂飞行的高度渐渐降低,绕过一段岩浆瀑布之后,凋零看到了入侵者。

    果然还是昨天偷偷跑进我堡垒的那几个人中的一个!凋零怒了。当我地狱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虽然一直被Red eyes吊打,但是对付像僵尸这样的怪物凋零在实力上还是处于绝对的上风的。

    底下的僵尸似乎也发现了他,抬起头来看着。

    “喂,你,”恶魂依照凋零的指令缓缓下降,最后停靠在了地面。凋零用十分不善的眼光注视着入侵者,“还敢来地狱做什么,找死么?”

    “……你就是凋零?”僵尸看了看凋零的两个脑袋。

    “对,昨天拿了我的头走的就是你吧。”

    “所以你和Red eyes是什么关系?敌人?还是盟友?”

    这个问题实在很尴尬,凋零想直接动手了事了:“……都不是。再废话就把你变成一串烤腐肉。”

    “说谎是不好的。地狱的主人怎么会允许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在自己的地盘上游荡?”僵尸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狠狠地戳了一下凋零的怒点,“我本来是要找Red eyes的,不过既然遇到了你,就先和你聊聊吧。”

    “没什么好聊的。”怒气值MAX的凋零丧失了和对方交谈的愿望,直接指挥恶魂向着对方吐出一个火球。

    这么近的距离一般人是躲不开的,但是稍微有些出乎凋零的预料,对方根本没打算躲,直接从背后抽出一把铁剑,挥剑将恶魂的火球弹到了一边。

    还有点意思的样子……

    “喂你能不能从恶魂上下来,这样等于我一个打你们俩,好意思?”对方居然还有心情谈条件。

    不过凋零也并不打算做2v1这种事,他从恶魂身上跳下稳稳落地,高傲地看向对方:“一对一,公平么?”

    “很好。”对方说着,身影已经冲上前来,铁剑的银光连绵不绝,既护住了周身要害,又很好的掩盖了攻击者的意图,让这一击最终的走向变得难以预料。

    凋零并不懂剑法,但是也不是傻子。身为一个远程他敢在这个明显长于近战的对手面前战场,是因为他信心化解一切近身的招式。

    远处的地狱堡垒中,Red eyes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向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笑了一声便放下手里的古书走出了房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