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
只会摸火柴人。
杂食党,会推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cp和作品

Minecraft◎6

    二更达成√

    这一更……就是我想借红眼儿的口说出来的想法。

    好像中二了一点。

    红眼儿和白眼儿的观点,在这个阶段还是一样的。但是后来的发展还是出现了分歧。

    写的时候发现有点像“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的讨论……

    “不善也不恶,人只是欲望的集合体罢了。”

    其实这个观点还是看史铁生的书……我现在特喜欢史铁生……因为我不要脸地发现我的很多想法和他很相近甚至相同……

    废话了一堆……更文更文。

[15]

    Red eyes回到地狱堡垒时发现凋零居然在看书。

    “你脑子坏掉了吗?居然对书籍感兴趣了。”他坐到一边,左手肘支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看向凋零。

    “…”凋零勉强维持了一秒钟的淡定,然后把书翻过来重重扣在了桌子上。

    Red eyes笑:“书是无辜的,你不看我没准还要看,多少爱护一下。还有你看书干什么,有不知道的事情不会问我吗?”

    “…不,我不太想跟你说话。”凋零盯着书的书脊,闷声道。

    “啧……”Red eyes起身坐到了凋零对面,很自然地踹了踹对方的椅子腿儿,“你在闹什么别扭?我最近也没对你怎么样吧。”

    凋零稳住椅子,抬头看了看Red eyes,犹豫地说:“当年给你对着干的那个人是叫Herobrine?你们两个是兄弟?”

    Red eyes脸上的轻笑停顿了一下,随即如熔冰一般消失不见:“…这是谁跟你说的?”

    “一只僵尸……”看到Red eyes表情变化,凋零身子向后靠了靠,小心翼翼地补上一句,“你当我没问好了……别生气。”

    Red eyes一生气就会拿凋零当出气筒,凋零因为这个原因真是毫无理由地挨了很多打。

    “…算了。”Red eyes捏了捏鼻梁,虽然皱着眉头可是看上去并不像生气,反而有点疲惫的感觉,“我没生气。Herobrine,他是我此生最大的敌人,也是我的哥哥……”

    凋零有些诧异。Red eyes并不常讲起他自己的事,凋零在他身边有百年之久了,对他的身世却完全没有概念,当年也只是隐约知道敌方的首领似乎和Red eyes很早就相识了,并不清楚中间还有这样一层关系。

     Red eyes看着凋零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转过脸去,用哭笑不得的语气说:“还想知道什么赶紧问,待会儿我就懒得答复你了。”

     想问的事情……凋零看着Red eyes的侧脸,感到十分疑惑不解:“你今天是怎么了?你去主世界了吧,去见谁了?”

    “…我还以为你会接着问Herobrine的事。”Red eyes惊讶地看了凋零一眼,又将目光转开。

    “Herobrine对我来说没有你重要。”凋零说,“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不对劲,我害怕。”

    “胆小鬼。”Red eyes笑了一声,伸手揉一揉凋零的头发,“我今天……只是很累而已。”

    “累……?”

    “归根到底,我是个人类,所以我受到的限制,比你要多的多。就比如,在记忆方面。”他伸手点了点凋零的脑袋,又指了指自己,“人类的记忆是有限的。让一个人完完整整连带细节地回忆起一百年前的每一件事,那绝对是一种折磨。”

    凋零表示无法理解。

    “你是可以活上几百岁的生物,当然不知道……”Red eyes摇头,“不知道像我这样生命如蝼蚁般微小的人类,带着如此多的回忆该怎么活下去。”

    “…我还是不理解,就不能忘掉么?”

    “以为已经忘掉了的时候,只要再见那人一面,所有事情就又一股脑地回到脑海里,没有用。我们曾经连生命都是连在一起的,更何况是记忆。”

     “连你也这样?”凋零依旧疑惑,“那其他更加弱小的人类还怎么活。”

    Red eyes思考了一下,露出有些嘲讽的笑容:“人类对你来说是很弱小的生物,但是弱小和强大……并不是绝对的。人类最脆弱的不是短暂的生命和渺小的身躯,而是他们心里,无数种错综复杂的[情感]。但是令他们最终强大起来,发展到如今这样繁荣的局面的,也是[情感]。”

    “情感……这种东西我也有吧。”

    “但是你没脑子啊。”Red eyes若无其事。

    “……”凋零受到了会心一击。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认为人类的另一个名字叫做[欲望]。”Red eyes说起这话时,心里的感觉十分复杂,“弱小的愚昧而贪婪,强大的自私而残暴……每个人都有欲望,而每个人都在扼杀其他人的欲望。”

    凋零静静听着,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这话有些耳熟。

    “但是……[欲望],也是有差别的。有些人,比我的哥哥----”说到这里Red eyes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怀念还是嘲讽,“他的[欲望]太大,太天真。可是人类能繁盛的发展至今,就是因为有像他那样的人,一直在不切实际地为着自己的[欲望]而努力。”

    “……那个,不是应该换一个词,叫[梦想]之类的么?”凋零说。

    “[梦想]难道就不是[欲望]了么?别把[欲望]当贬义,这是个中性词。不管人类用多少语言去修饰它,都没有办法摆脱。一切事情都起源于这个小小的脑子中一个微不足道的[欲望]……连[创世神]也无法改变。”Red eyes笑了笑,从怀里摸出一本东西放到桌上。

    “这是……”

    “[创世神]的笔记,你应该听说过吧?”

    “就是……传说中拿到就可以获得创世神力量的笔记?!”凋零看向桌上那个状似普通的笔记本,感到难以置信。

    “对了一半……可不是谁都能看懂这本书的。这本笔记可是用神的语言写就,据我所知世界上没几个人能够读写。”

    “你会读吗?”

    “当年我的哥哥曾经研究过那种语言……我耳濡目染会一点。不过一点就够了。”Red eyes站起身向外走去,“坐够了,我出去走走。你把笔记收好。对了,过两天和我一起去一趟主世界。”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