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不会画画万年摸鱼党XD‖入的坑:
undetale,怪诞小镇,Minecraft,全职高手,盗墓笔记,龙族,九州,阳炎,无头,全职猎人。

    依旧是这张图。第一行,黑的Wolfen,白的Axe。第二行右数第二个Timber。

    之前手毁过Wolfen和Axe打架断刀的片段……回到自己本职,写写断刀后(。

    自己给自己发粮,这就是我大半夜不睡觉的原因……(其实是作业还没写完x)

    之前有发W/A两个人的人设,还在完善中,有些东西没写进去。

    比如Axe是在5岁的时候被父母交由Timber抚养,原因保密。对Timber很尊敬,虽然实力比Timber强个字比Timber高但是面对养父基本上就安静地被打被骂。

    Timber这个人,只能说是说不上好人了……但是别误会啊他对Axe很好,要不让怎么养出这么大个儿呢。

    Timber的设定以后再搞。


-------------正文↓

1.

    Wolfen被一阵从自己右肩一直蔓延到胸口的疼痛弄醒,模糊地呻吟一声,他无力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象牙白的天花板。Wolfen在疼痛中皱了皱眉头,移动着自己的手臂,摸了摸胸口,那里缠着一圈圈绷带,右臂因为疼痛几乎难以移动。

  “……唔。”左手扒拉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薄被,Wolfen试图坐起来。颇费了一番功夫,而且伤口疼的越发厉害,等他如释重负地将后背靠在床头时额头上已满是冷汗。Wolfen缓缓转着头看了看周围的情况。

  他躺在一张单人床上,处在一个干净的小房间内,房间内没什么陈设,除了这张单人床,床边的一个小衣柜和床脚的一副桌椅之外,只剩下右手墙上门后的一个空的挂衣架。此时那扇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木门紧闭着。

  看上去没什么危险……但是这里是哪里?Wolfen抬起左手揉了揉太阳穴,所回想起的上一个画面是被Axe斩在斧刃之下。他再次摸了摸那些绷带,心想Axe真是个彪悍的家伙……这里的伤口就是Axe留下的,差点把自己劈成两半儿。

  幸好自己有刀最后挡了一下……然后自己的刀好像是,生生被斩断了。Wolfen一想到这里就感觉心痛,失去了趁手的武器在这种情况下让他很不安。

  Rodolf失踪一个月之久,Wolfen也就狼狈地奔逃了一个月之久。幸好他在外人眼里还只是个孩子,只有那些不入流的家伙贪图钱财来找他下手,真正厉害的家伙都把目光放在Rodolf身上。因此Wolfen才能凭借继承自父亲Rodolf的一点本领和出乎意料的运气,一次次死里逃生。

  不过如今是栽在Axe手里了,Wolfen撇撇嘴,他并不意外,Axe是Rodolf原本所在的组织里的家伙,只比自己大三岁,但是据说实力可以与Rodolf比肩。当Wolfen认出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是Axe的时候就已经认命了,跑也跑不过,只好拼命了。

  最后Wolfen当然是因为失血和体力用尽而昏过去了,如果没人管的话应该就交代在哪儿了,但是现在看起来是Axe把他救了回来。

  不过救回来也不代表什么,虽然Axe和Rodolf都曾处于一个被称作“R.I.T”的组织里,不过Rodolf在十二年之前就脱离了R.I.T,那个时候Axe还是个小孩子。

  所以怎么想Axe都不像会发没用的善心的家伙,救活了应该只是方便从自己嘴里套点什么消息吧,Wolfen一边想,一边在心里骂了一句。

  人工智能什么的,我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啊?!

  Wolfen对父亲Rodolf的研究一点也搞不明白,唯一知道的是从自己两岁到现在十六岁,Rodolf至少捣鼓了14年,最后终于有了成果,放出消息后他就失踪了。很多人应该都对Rodolf的研究感兴趣,找不到Rodolf就转而盯住了Wolfen。

  在那个秘密的网站上,有人贴出了悬赏,说Wolfen手里有Rodolf的研究资料。当时Wolfen用父亲的账号浏览网站时看到这条消息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当下就收拾了点东西连夜从家逃出来,第二天在报纸上看到自己住的小区昨夜凌晨发生了爆炸,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什么仇什么怨。

  Wolfen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在伤口穿来的痛感中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身负重伤而且没有武器,他几乎连走出这个房间都做不到……啧好疼,Axe这个混账也太他娘的狠了。

  正在他呲牙咧嘴地抱怨的时候,视野里那唯一一扇门突然晃动了两下,好像要被从外面打开了。

  “谁?”Wolfen收拾好表情,一金一蓝的双眼紧紧盯住门口。

  门发出“吱”的一声,被推开了。从门外进来两个在身高上很容易区分的人。

  高个儿的那个——正是把Wolfen打败的Axe,他这个时候背上没有背着武器,两手空空地站在那里,只有一张嘴的脸上似乎流露出不情愿的表情。Wolfen警惕地看了他两眼。

  另一个稍矮一点的人有着漆黑的瞳孔和有点好笑的圆点儿一般的眉毛,看起来比Axe年长,大概是Axe的上司之类。Wolfen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张脸。

  “你醒了?”那个矮一些的男人开口了,语气和表情都很平淡,“Wolfen,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我是Timber.”

  啊,想起来了。

  “Timber叔叔……好久不见。”Wolfen紧张的表情稍有些缓和。

  Timber,Rodolf的挚友,同时也是R.I.T的头领。在十四年前因为一些事情和Ridolf的关系有了瑕疵,之后不久Rodolf就离开了R.I.T。

  不过Wolfen知道父亲和Timber叔叔还是有私交的,平时都是通过一些简短的信息,几乎不见面。Wolfen之前一次见到Timber是在十二岁的时候。

  Timber点了点头,同时瞥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Axe,“是啊,要不是Axe我们这次也还见不着面吧。”

  的确,如果不是被Axe袭击,Wolfen是没想在这个城市停留来着,尽管他知道这是父亲以前生活过很久的城市,但是如今情形逃命才是第一要务,哪儿有时间感怀先辈。

  “Axe,你那是什么表情,去给Wolfen道歉。”Timber用手肘推了一下Axe,语气略微严肃了点。

  我也很想吐槽,你那是什么表情啊Axe,活脱脱的怨妇啊我又没对你干什么?!Wolfen默默地盯着对方。

  “……不要。”Axe低声道。

  房间里诡异地沉默了一秒。

  “Axe你很有种嘛。”Timber说话的同时抬腿就踹,没有一点点防备,Wolfen看着直接被踹到一边儿墙上去的Axe有些茫然,那边儿Timber上去又踹了一脚还念叨着,“做错事了还不道歉你脸皮什么时候厚成这德行了欠收拾了吧被打的又不是你你一脸不忿儿是要怎么样啊想造反吗?哟呵还躲给我站这儿别动看我不收拾你。”

  Wolfen目瞪口呆地看着Axe真的就站着不动了,简直叫人没脾气。

  有点尴尬啊,他想。要不让Timber叔算了吧……但是又有点想看Axe道歉的样子,怎么办呢……

  那边儿Timber也叹了口气:“你说你,一斧头砍下去了,对于用刀的Wolfen来说你难道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吗?Wolfen的右臂从此就废了啊!”

  Wolfen猛的抬头,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盯着Timber,脑海里一瞬间什么奇怪的念头也没有了。他甚至没有注意到站在床边的Axe脸上愧疚不堪的表情。

  “啊……”Timber勉强提了提嘴角,沉闷地说,“对于这件事,我很抱歉,Wolfen……”

  “是真的?”Wolfen听到自己的声音好像在颤抖。

  Timber不得不说出那个残忍的答案:“是真的。Axe把你抱回来的时候情况已经很糟糕了……我们不能送你去医院,暴露在公共场合对你更危险。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去治疗,但是伤口太深,太长。你的右臂差点就脱离了身体了,而且这种情况也没办法截肢,你流了很多血……”

  Wolfen低下头去,自欺欺人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试图移动它,但是从右臂穿来一阵阵无力感,手指微弱地颤抖,似乎不受他的意识控制了。

  Timber的声音还在继续:“最后我们保住了你的命和这条手臂。不幸中的万幸是,在伤完全长好之后,你的右臂不会只是个摆设,写写字拿拿轻的东西都可以。但是……但是它永远没办法再次被用来挥刀战斗了,Wolfen。”

  好吧。Wolfen察觉到自己呼吸的紊乱,像是快要哭出来。该死。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自保能力跟死人又有什么区别?刀也断了,看来是天要亡我。

  “爸爸……”Wolfen低低地呼唤了一声,只有站的很近的Axe听到了。

  Axe的心里也很不好受——之所以不好受是在于他并不是什么没良心的人。Axe发誓他并没有过废掉Wolfen这种恶毒的想法,他不是故意的。对敌人他不介意干脆利落地进行斩杀,但是对任何一个对手哪怕是他最瞧不起的人,Axe也从不会以这种方式去使对手痛苦的。

  然而事实总是使所有理由苍白无力的。Axe觉得自己连“对不起”三个字都不配说,他低头看着Wolfen的后脑勺,有些茫然地伸出手去悬在空中。

  Timber有些忧心忡忡地问:“Wolfen?”

  “嗯。”那个少年屈起腿,将脸埋在膝盖之间,“我没事。”

  Axe心说这个家伙在说谎,他的后背起伏,看起来是哭了吧。

  “呃……”

  “我没事。”没等Timber再问什么,Wolfen抢先说道,“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Timber一而再再而三地叹气,然后瞪了Axe一眼:“好吧,我到晚饭时再来,你昏睡了好几天了,今天多少吃点东西。Axe,走了。”

  Axe颓然地放下手,跟在Timber身后走了出去。他回身关门时看到Wolfen依旧把自己蜷成一团呆在那里。Axe握着门把手的手指紧了紧,最后抿紧了嘴角,轻轻地阖上了门。


--------------

    Wolfen娘去世比较早,他心理上还是很依赖Rodolf这个强大的父亲的。和我一样的岁数所以还是个小孩子啊u.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