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笛

你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我。‖不会画画万年摸鱼党XD‖入的坑:
undetale,怪诞小镇,Minecraft,全职高手,盗墓笔记,龙族,九州,阳炎,无头,全职猎人。

试图发狗粮失败

       耳机坏了不能听歌。烦。好久前写的了。一直想写完再发虽然我写了千字还没开始发狗粮。这个狗粮是发不出去了。
        搁着。
        cp自家bg,Wolfen X Alcina,虽然没有人在乎这一行。而且发的这段女主人公根本没出正脸(你
        不管。

------------------------------>>>>
             因为始终端着一杯茶而显得格外特立独行的Axe稍微费了点力气才从一堆拼酒拼的不亦乐乎的人群中钻了出来。他闻着空气中挥发的酒味只觉得脸上发烫。基地里的大家都有一个共识:很少有人能在战斗中打败Axe,但是想要撂倒这个沉默寡言的大个子其实很简单,仅仅需要一杯啤酒即可。
        Axe的酒量差的人尽皆知,然而几乎没人敢于冒着被倒挂在天花板上的风险去劝他的酒。几乎。
        在被这个部门当之无愧的老大Rodolf夺走了茶杯而塞来一大玻璃杯的酒水后Axe感觉自己的脸皱的像一块被太阳暴晒了几天的海绵,尽管在那张没有五官的脸上别人什么表情也看不出来。
        “先生,我…可以拒绝吗。”
        “我不是倒来给你喝的。”Rodolf嘴里叼着一支没有点燃的香烟,顺手就把茶杯里的茶水倒进了旁边桌上的空烟灰缸里。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这位长官总是板着的脸显得放松了一些,“你带打火机了吗?”
        “有也不会给您的。”耿直的Axe这么说着,“Wolfen告诉我您得开始禁烟了。”
        “我呸。这个小王八蛋。”长官同时也是个开始被儿子管教的父亲,Rodolf后槽牙使劲儿咬着香烟的过滤嘴,冷哼了一声,“他还让我禁酒呢,现在自己倒在人堆里喝的跟什么似的。快把打火机掏出来。”
        Axe越过Rodolf的肩头看到了另一群围着喝酒的同事,在昏暗的环境中凭借目标身上显眼的白色条纹才分辨出不断跟人碰杯的Wolfen,于是咧嘴笑了,“他是在被人灌酒吧。”
        “连二斤酒都喝不了还好意思当我儿子。”Rodolf轻车熟路地完成了对儿子的日常嘲讽。Axe知道Rodolf的酒量和他的实力一样是非人级别的,而年轻的Wolfen也遗传了——或许遗传了一副好肝脏和好肾脏吧,“对了,听说他最近在追姑娘了?”
        “您果然不知道。”Axe也日常地嘲讽了这位父亲对儿子的知之甚少,放下那杯Rodolf不明所以塞给他的酒,最终还是从兜里摸出打火机给对方点了烟,用烟味儿代替了鼻腔里挥之不去的酒味。
       有了烟抽的Rodolf舒服地长吸一口气,平常握刀的有力手指此刻轻巧地将烟灰弹到那缸茶水里头去:“他看上哪个姑娘了?”
       “医务室的Alcina,您应该见过。”
       “嗯……绿油油的那个?跟着Timber学包扎于是上回给他用绷带打了个蝴蝶结的那个?”
        “……是的。”Axe不知道该先吐槽那一句话比较好。
        “眼光还不错。”Rodolf对那位见习医师还是有点印象的,而且印象不算坏,那是一个成熟有主见的女性,性格稍微有些固执,但待人从来温和有礼,“有什么进展没。”
        “如果被发了好人卡算是个进展的话。”
        “哈。”Rodolf笑出了声,“说说我儿子哪儿让人看不上了?”
        “也不是看不上。听那些小护士的意思,Alcina大概觉得自己比Wolfen年龄大还离过一次婚,所以对着这小伙子不好意思吧。Wolfen也不是不招姑娘喜欢的类型。”Axe边说边试图在面前一片凌乱堆满了酒瓶的桌上找出一杯不含酒精的饮料,失败了。
        “嚯,还有小护士给你通风报信。”Rodolf斜眼看了看身边这个同样桃花运旺盛的家伙,最后深吸一口烟,将燃尽的烟头丢进烟灰缸,灰烬浸着水发出嘶嘶的声响,“那就是不讨厌咯。”
        “何止,人家甚至有点动心呢。您是真不知道Wolfen跑前跑后有多殷勤?”
         英明神武的长官沉思了两秒后做出了决定:“Axe,去把他灌醉,然后扔到医务室门口去。”
  Axe:“……您想干啥???”
  Rodolf:“抓住时机将量变促成质变啊,来吧这是任务。”

        “…您怎么不张罗着帮我也找找媳妇儿呢。”
  “你是我儿子吗?”
  “我可以是啊。”
  “…滚。”
  
  于是将Wolfen灌醉的任务交到了同样海量的队友Kwai身上,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个子对此十分积极。而Axe则沦为偷偷往Wolfen的啤酒里兑高度数白酒的后勤人员。
  Wolfen显然已经醉了,尽管在他脸上很难看出醉后的红晕,但是那双眨动频率比平常高了一倍的双眼暴露了这个事实。
  “来Wolfen,”Kwai很亲密地揽着Wolfen的肩膀,显然从身高来看这个动作只有在后者摊在沙发上的此时才能实现。Wolfen侧过头去看自己的队友,但眼前出现的却是一只装满澄黄酒液的大玻璃杯,“作为出生入死的兄弟,让我们一起干了它。”
  “这太多了。”坐在另一边的Axe听见Wolfen声音轻柔地抱怨了一句,然后接过杯子仰头就喝,几秒钟后杯子见底,而此时Axe还在笨手笨脚地向啤酒瓶里倒着白酒。我讨厌酒味儿。Axe一边在心里悲愤的叫唤着,一边毫不意外地接到了坐在不远处Rodolf嫌弃的眼刀。
  “那么。”在Kwai也喝完自己的份儿后,Wolfen放松地靠在柔软的沙发里,眨着双眼看向自己的两个挚友,舔掉了嘴角的啤酒沫儿笑道,“你们俩,又在打我什么主意?”
  “你在说什么胡话?”Kwai还试图伪装一下。
  “Axe,我在说你,我的兄长。”Wolfen醉酒后的声音听起来比平常更加柔和,然而也更加低沉,套用言情小说的描写就是“仿佛大提琴一样厚重而优雅的声音”,很好,再加上点什么“邪魅冷酷的一笑”就可以端出去卖了……我呸,我发誓我从来不看那些东西,Axe外表冷静地在心里吐槽自己。
  “没……”
  “我刚看到你了,在你和我爸说话的时候。”Wolfen用满怀信任的目光注视着Axe,因为温厚如长兄的Axe从小看着他长大,他们两个深知彼此是什么样的人。Wolfen毫不怀疑Axe有预谋而来,光看对方特地带来几瓶未开封的白酒就知道了,毕竟Axe从来不碰酒。
  “好吧,始作俑者可是你爸。”Axe也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自己作为特工人员的素质,出卖了上级,“他想搞个大新闻。”
  “嗯?”
  “他想让你带回来个儿媳妇儿了。”

-TBC.

评论

热度(3)